日韩电子音乐联盟

【人文】汕尾军民抵抗日军三次入侵纪实(二)

海陆丰关注2018-09-18 06:44:24


 汕尾军民抵抗日军三次入侵纪实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撰文 : 叶良方


续上期

二、抵抗日军第二次登陆入侵

 


(抗战时期曾生夫妇)


1940年3月中旬,曾生、王作尧领导的抗日游击队东移海陆丰,途经高潭、可塘等地遭国民党军队袭击,损失严重。余部隐蔽在汕尾、门、田一带。司令员曾生带领参谋人员隐蔽在中共海陆丰中心县委书记郑重家中,汕尾郑氏沁园成为东江纵队司令部的临时办公地址。8月,曾生率领部队奔赴惠抗日前线。   

                                       

是年5月,岛田繁太郎中将出任南支第五舰队司令员,通知下属部队加强封锁红海湾和碣石湾,进一步扩大出入海面的禁止范围。发布第一次封锁宣言,并开始制订奇袭南支沿岸的K作战计划。这时期由于广州和汕头相继沦陷,加上日军侵占印度支那北部,截断了同盟军援助重庆政府的道路,汕尾港就成为离香港最近的物资运输集散地,从海外引进的物资源源不断地从香港运到汕尾,再用汽车经海丰、陆丰运到南雄或梅县转运到重庆。因此汕尾港成为海外援华物资的惟一通道,也成为日本支那方面舰队的封锁重点。7月27日,日海军陆战队实施了截断汕尾运输交通的作战计划,烧毁了国民党各级政府驻汕尾港的机构和停泊在港内的80艘运输物资的帆船,打死了押运货物的100名国防军,同时在马宫烧毁国民党保安队宿舍和停泊在港内的36艘帆船,打死了押运货物的20多名国防军。


1941年农历正月起,国民党政府设运输站于汕尾港,所有同盟国援华物资,均在香港用英轮载到汕尾起卸,货物屯积在汕尾市区各处茶楼和小食店,一时热闹异常。3月初旬,在汕尾前海发现有日舰出没,当地居民习以为常,故不以为意。国军军方也发现日舰频繁出没海面的状况,但认为是日军的正常活动。因此驻守汕尾的国防军极为松懈,浑然不知日军已做好登陆偷袭的战前准备。1941年3月23日零时,为了彻底截断同盟国对中国的援助,日本华南方面军安藤辖下的104近卫师团(师级)师团长三宅俊雄,对汕尾沿海诸港发动了C三号作战计划,从中山县调来的近卫野炮兵联队第9中队(连级)作为先锋部队,由海军舰艇运载突袭登陆汕尾港,这是日本陆军野战部队第一次进入汕尾陆地作战。翌日(农历二月廿七日)凌晨,岛田司令命令104近卫师团(师)步兵第3联队(团)第3大队(营)、第4联队第2大队与日陆军第18师团、48师团一部分,共约1500人在马宫、门、小漠南方澳(由4艘潜水艇运载)登陆。同时日本南支舰队主力舰五十铃、雷、电等战舰和主力第7飞行团第27战队的飞机也参与作战。其中人数最多、也最为凶悍的日军小林部队作为先锋部队,由海军舰艇运载,最先在汕尾港水景山抢滩登陆。与此同时,日军十架战斗机在汕尾郊外周围盘旋开始轰炸,在二马路路口的国民党银行被日机炸毁,周围的居民也遭了殃,四处逃生避难。日兵舰驰进品清湖内,舰上大炮疯狂地轰射惠州头村、莲塘乡等地居民区房屋,遭成大片房屋倒塌。随后日军30多艘登陆艇兵分三路,运载士兵进攻,一路西赴马宫镇,一路东驰遮浪镇,一路在汕尾沿岸登陆。为呼应小林部队对汕尾港的突袭,在鲘门港突袭的日军小岛、板仓等部队同时抢滩登陆,直驱海丰县城,实施其“汕尾方面切断作战”的战略构想。面对日军主力的突袭,驻守在汕尾港西洋、下洋的国民党防军300人猝不及防,匆促之间与登陆的近卫野炮兵联队第9中队展开了激烈的阻击战。在日军炮火猛烈的轰击下抵抗多时不支而撤退。3月24日凌晨,日军100多人在马宫石卡桶登陆,从背部进袭驻守长沙港镇海关的国民党盐警部队,在日军的突袭下也是同样被动地仓皇应战,死伤20多人。日军以战死1人的代价,于上午9时占领汕尾港。从当时日军随军记者所拍摄的照片可以看出:侵占汕尾的野炮兵联队指挥官骑着战马耀武扬威地在二马路检阅部队。二马路两侧的骑楼下堆满刚从船上卸下的一捆捆同盟国援助国民党的军用物资,其中钨钢、煤油、罐头等堆积如山。日军为守护这批刚从国民党军手中掠夺的物资,在二马路骑楼下垒起沙包进行看守,并胁迫汕尾民众到海岸码头上搬运同盟国的援华军事物资。因此汕尾街道到处驻满日军兵营。日本国内新闻当即发布“海丰突入”成功的电讯报道。



(图:日军占领汕尾港二马路)


日军登陆占领汕尾、长沙、鲘门等港口后,水陆并进,从西、南两路夹击海丰县城。驻守海城郊区的钟超武保安队400多人,被从门登陆的第4联队第2大队击溃,仓皇逃入黄羌山区。其余国民党军队望风而逃。24日下午3时日军占领海城,全副武装地列队进入国民党县政府(原清衙门)。日军“宣抚班”在海丰国民党法院的宣判栏上张贴占领布告,威吓海丰民众服从其统治。海丰县城第一次为日寇所陷(俗称第一次沦陷),全城逃之一空。日军在大街骑楼下堆起沙包安上机枪进行驻守。25日,第4联队第2大队北上入侵公平,肆无忌惮地进行奸淫掳掠,圩内19座仓库中成捆的德国染料、香烟、袜子等同盟军援华物资被其运往汕尾。晚上日军驻扎在公平关爷宫的水产学校课室中,肆意毁坏水产学校的教具和海洋生物标本,撤走时又将宫内的文物劫走。其辖下第2大队8中队驻扎在西坑,与防守在黄羌山区的钟超武保安队对峙。



汕尾二马路被日军掠夺的援华物资


    3月28日上午8时,日军近卫步兵第3联队第3大队在碣石湾登陆,中午出动飞机轮番轰炸东海镇,炸毁迎仙桥钟楼和多处民房,接着占领陆丰县城。翌日进抵大安圩攻击河田圩,至4月2日改道经田墘圩到达汕尾港,不久奉命离开海丰前往广州。4月3日,驻扎西坑的第4联队第2大队8中队派出1个分队,护送日籍地质工程师到山区探矿,被驻防在山冈上的国民党新编第8师的士兵发现,架起美制水冷式机关枪和捷克机关枪扫射,当场击毙两名掩护工程师撤退的日兵。4月14日(农历三月十八日),日军第4联队第2大队因兵力不济而缩小防线,将在海城驻扎了20天的士兵全部撤至西溪以南的竹围、径口、汕尾、捷胜、马宫等沿海圩镇。国民党保安2团团长邓龙启率部返驻海城,并派出1营军队驻防鹿境。不久,邓龙启率全团布防于黄江北岸,借岸堤为掩护工事,与日军隔岸对峙。日军经常向鹿境国防军挑衅,每隔3~5天,就在径口笔架山或蟹头山用迫击炮轰击鹿境、谢道山、联安三江口一带村落,炸死居民多人。谢道山宝塔和三江妈祖庙多次遭到轰击,至今弹迹犹在。5月1日,日军近卫步兵第三联队第二大队登陆甲子湾和东海岸,占领甲子雨亭和大石。


5月4日(农历四月初九日)凌晨,日军由径口分两路偷袭驻鹿境新山大宫庙的国民党保安2团团部。一路沿大渡山、新山、池口、新南一带包围黄江堤岸守军,一路则乘驾九艘电船,从长沙海口直抵谢道山渡口封锁水路。保安2团团部临急向蔡厝渡、城港等地退却。日军冲进池口村逐户抓人,然后用机枪扫射,杀死村民240人。接着往新南村押走乡民数十人至老爷宫后山旷地,欲行坑杀,恰好隔溪九兰村国民党军黄子才部发出二颗炮弹,当场击毙日军指挥官等两人,大队日军迅即转赴炮击方向,被捕乡民乘机逃脱。7月2日,日军独立步兵第66大队乘船到达汕尾与第4联队第2大队换防,派出第4中队驻扎新地,第2中队驻扎径口,第1和第3中队跟总部一起驻守汕尾。农历6月21日,日机6架在海城上空盘旋侦察,其中3架在闹市上投弹20多枚,在西门关帝庙炸死海丰名儒马柱屏等20余人,重伤者10余人,商店民房被毁甚多。9月5日,驻汕尾日军总部收到国民党第七战区65军158师472团(俗称合作军)从惠阳挺进汕尾的消息,命令第4中队做好迎击的准备。                                                                                     

国难当头,汕尾人民奋起抵抗。然而在盐洲任盐警小头目的陈铁却欲发国难财,伙同余少廷率领从盐州等地带来的原民团、盐警人员73人(枪)流窜龟龄岛、遮浪半岛为海匪。当地一些流氓、地痞、惯匪乘机入伙,队伍迅速扩充到400多人。不久,在日军的劫持威胁下投靠日军。他们协助日军封锁汕尾沿海,掠夺渔船、商船,对当地老百姓进行烧杀掳掠,无恶不作。9月5日,为歼灭这批投靠日军出卖民族利益的海匪,国民党第七战区65军158师472团(俗称合作军)从惠阳挺进汕尾沿海。在参加桂南会战的劲旅158师472团团长黄植虞的率领下,抵达海陆丰,归属海陆丰守备区总指挥林株梁的指挥。19日,黄植虞团长派第1营营长朱金铭率领所部及2营6连(迫击炮连)330余战士奔袭遮浪半岛,于当天15时分两个梯队挺进。第一梯队由连长符伟民率2营6连(缺一排)沿外湖山坡至郭厝寮,于拂晓前占据长铺山、独山岭一带,监视品清湖畔之敌;第二梯队由营长朱金铭率所部,以战工队员李寅等作随军宣传,于16时由上埔向峙头挺进。20日晨,朱金铭骑着白马率所部抵达田墘墟郊外,在旧营盘兵分两路。一路由副营长吴锡良率2连配重机枪两挺为迂回攻击队,与1连汇合从湖东路口出发侧击东洲坑之匪。另一路由朱营长殿后急行军直趋遮浪。8时20分,全营在东洲坑会合,进入遮浪敌军前沿阵地,在田寮前开阔地与龟龄海匪短兵相接。以第1、3连冒着敌军居高临下的炮火正面攻击。并以连长赖平波率2连由右翼向遮浪墟内迂回,威胁其侧背,切断敌后海上退路。海匪前沿阵线顷刻崩溃,从红沙坎败走至炮台山顽守。13时许,朱营长率合作军展开对炮台山的攻坚战,迫使陈铁率匪徒向南澳逃窜。合作军尾随攻击,击毙匪徒30多人。并将南澳山包围。    

                            


(抗日合作军战士李寅)


    当匪首陈铁从山上石头探出头来准备指挥反击时,被合作军一名狙击手从500米远的沙滩上一枪击毙。余匪见大势已去,劫渔船逃向龟龄岛。20日晚,朱金铭率所部100余人驻田墘红楼。在墟外宿营的部队因大雨不得不移营入墟内,其中第1、3、机1、迫炮等连队,与营部同驻在红楼,2连1排驻在红楼右侧约60米远的镇公所,余部则驻在相距约300米的盐务所。龟龄海匪向驻汕尾的日军总部告密,敌酋保尾中村马上命令木村大队(66大队)出动兵力300多人。由驻新地村的日独立步兵第66大队第4中队移防田墘策应作战,日第1中队和第3大队及柴田炮兵小队乘黑夜倾巢而出急袭田墘圩。日军在龟龄残匪、汉奸的向导下,占据有利的地形地势,布设数道包围圈。21日拂晓,日第1中队直插合作军营部驻地红楼。布置重火力封锁红楼四周的交通要道和门口,突然枪声四起。此时经过连续作战疲惫不堪的合作军正进入梦乡,闻到枪声跃起应战。至此危机之际,朱营长镇定自若地命令机1连排长林光民指挥重机枪1挺封锁红楼门口;命令副营长吴锡良带领第1连破墙突围。但楼墙坚固,只好率部冒着敌军猛烈的炮火,沿卡楼翻过左楼的清水墙,攀上民居屋顶英勇抵抗。特务长潘志贤等以屋脊为依托架起机关枪,掩护战友沿瓦面跳入后街巷道,与日军展开肉搏战。但两端街口均被日军火力封锁,合作军屡进屡扑,伤亡惨重。朱营长通过侦察,重新选定西端日军封锁薄弱点的一处巷口为突围点,命令3连连长郑铁成带领所部掩护10多名伤员撤退;同时命令1连排长林英雄为突围先锋,率领部队冲出重围。在墟郊与盐务所赶来接援的一部会合,抢占一个小山头,与日军展开血战。这时设在陈公石山的日军机枪疯狂地向合作军扫射,朱营长被枪弹击中负重伤倒地。全营官兵冒死奋战,始将朱营长营救到坟场西侧,但朱营长已伤重殉国。驻镇公所2连1排战士,循枪声迂回到日军重要阵地陈公石山的后侧,中队长李俊芳架起机枪击毙了敌军的一名机枪手,将日军的火力暂时压下,掩护山前被敌军火力压得不能动弹的副营长吴锡良、连长梁公正率主力部队冲出重围,最后1排战士全体罹难。是役,合作军阵亡官兵81人,被俘42人。日军阵亡1人。


10月18日,驻守门泗马岭村的国防军陈勃江排,在铺岭村伏击从小漠据点出来准备到门骚扰的10多名日寇,打死1人。11月4日深夜,盘踞在小漠的日军海陆并进四面包围泗马岭陈部防地,全排30多名战士被困于山头英勇抵抗,激战持续四个多小时,到最后子弹打尽进行肉搏战。由于得不到驻守南山宋存庵国防军主力的支援,战士有的与日寇肉搏同归于尽,有的投崖而死。到最后全排壮烈牺牲。拂晓时日军闯进门圩,抢掠烧杀,焚毁妈祖庙和潮州会馆(学校)及民房500多间,烧毁渔船100多艘,打死群众10余人。整个门墟,陷于一片火海之中。


10月12日起,日军为集结兵力进攻香港,开始将在汕尾沿海的侵略军逐步撤走。其驻东涌新地的第4中队从汕尾港乘海军舰只“五十铃号”转移至中山县。11月26日,日军全部撤走,汕尾沿海圩镇遂宣告光复。日军侵占海丰县8个多月期间,拆毁民房数千间,残杀平民无数,抢掠物资无法计算。一旦退却,民命复苏。


在日军入侵的同时,中共地下组织亦积极开展武装活动。1941年春夏间,张建南、刘云龙将东江抗日游击队留下的枪支和人员把原护路队扩编为惠海行商护路队,沿路保护过往商人的性命财产安全。并监视日军的行动方向,提供情报给抗日队伍,1942年,中共党组织通过对开明人士陈辟夷、陈国彬的统战工作,惠海行商护路队取得国民党政府的同意,成为合法组织。并于6月在赤石大安成立惠海行商自卫大队。陈辟夷任大队长,李木娇为副大队长。下辖两个中队。惠海行商护路队保持独立建制,编入第2中队,张建南任中队长,姚华容任副中队长,刘云龙负责党务工作,黎连平负责经济。有常备队员50多名。驻赤石大安峒。后来陈辟夷病逝,张建南任大队长,发展至100人枪。至此,整个大队成为中共所掌握的人民武装。


  未完待续……

经作者授权发布,转载请与民生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