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电子音乐联盟

音响魔术师--白头佬斯托科夫斯基访日趣闻

日本古典乐坛资讯2018-06-20 13:45:28


1965年7月8日,斯托科夫斯基指挥日本爱乐演奏老柴第4的第4乐章片段

音响的魔术师,对20世纪60年代的日本音响发烧友来说,这个极具影响力和号召力的称谓,只给了1925年世界上第1次与管弦乐团录音1931年又第1次立体声录音的白头佬斯托科夫斯基。当时白头佬与伦敦交响乐团最新录制的天方夜谭LP在日本热卖,TRIO株式会社顺势推介他们的立体声组合,在宣传海报上这样写道:“如果播放机器良好,听到的效果就更为清晰。用TRIO的立体声设备听到的斯托科夫斯基,十根手指犹如分开的十根指挥棒,再现出绚丽多彩的音响效果,把唱针一放到唱片上,你立即就会被他的魔术所俘虏”。

 

二战之后,斯托科夫斯基在日本是最有人气的指挥家,他指挥的卡门LP成为唱片收藏家的最爱甚至洛阳纸贵。1965年7月,斯托科夫斯基应邀赴日,这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访问日本,成为当时日本古典乐界的重大事件,据产经新闻社社长暨日本爱乐理事长水野成夫说,因之日本爱乐指挥的渡边晓雄与斯托科夫斯基多年来的尊敬和友情而促成好事,邀请方是日本爱乐赞助商富士电视台的一个外围团体。

 

原计划指挥4场本土乐团的音乐会,但最终只有3场,分别是:

 

7月8日 东京文化会馆 日本爱乐乐团

巴赫:C小调帕萨卡利亚与赋格

艾夫斯:没有回答的提问

柴田南雄:交响曲

柴可夫斯基:第4交响曲

 

7月10日 东京文化会馆 读卖日本交响乐团

勃拉姆斯:悲剧序曲(饭守泰次郎指挥)

门德尔松:第4交响曲(饭守泰次郎指挥)

贝多芬:第7交响曲

 

7月13日 东京武道馆 日本爱乐乐团

巴赫:D小调托卡塔与赋格(斯托科夫斯基改编)

贝多芬:第5交响曲

考埃尔:古筝与管弦乐队协奏曲

斯特拉文斯基:彼得鲁什卡

苏萨:星条旗永不落(安可)

 

7月19日在东京文化会馆再指挥一场读响演奏肖斯塔科维奇第5的音乐会未能实现,原因是邀请方的富士电视台那个外围团体在促成此事之后不久就停止运作,而斯托科夫斯基又没带经纪人,在合同中明确写有“自由活动日时日本爱乐无权干涉”的条款,对于7月10日白头佬又去指挥读响演奏贝多芬第7的做法,日本爱乐就假装没看见地予以默认(另外2首曲目由饭守泰次郎执棒),但7月19日再指挥一场读响的做法就与合同相违,于是遭到制止而未能演成。

 

7月10日在武道馆的演出则富有戏剧性,本来1964年10月3日建成的武道馆是1周后开幕的东京奥运的柔道竞技场馆,奥运结束后按照设计的本意也是以柔道用途为主兼具庆典仪式,从未考虑过作为音乐会场馆使用。当斯托科夫斯基与日本爱乐的第2场音乐会准备在武道馆举行的时候,遭到了曾任读卖新闻社社长同时又是甲级战犯未遭起诉的正力松太郎的横加阻拦,这位政客显然不是音乐爱好者而大脑少了几根弦,他认为这样的场所最需要力量而不适合柔软的音乐,但最后主办方还是坚持,使得斯托科夫斯基成为在武道馆第1位举行音乐会的指挥家,此后,1966年披头士乐队以及山口百惠的告别演唱会都在那里举行,武道馆不再被仅仅局限在柔道项目上使用。


在武道馆演出时,斯托科夫斯基进行了他最擅长的乐队摆位法,调换了弦乐群的大提琴和弦贝斯以及管乐群的位置,而在安可星条旗永不落时,又加入了警视厅乐队和在东京各院校的管乐鼓乐队,形成了短笛26把、小号10把、长号12把的强大的管乐阵容。

 

还有一个趣闻,曾作为第1个考入美国交响乐团后来做到旧金山交响巴松管首席的的中川良平曾说,斯托科夫斯基最初排练时快步走到他面前对他说“You are splendid!”但他当时英语不灵光,听成了“You sre fired!”

 

1990年1月21日,PLATZ公司发行了白头佬与日本爱乐最后1场音乐会的唱片,收录了除考埃尔的古筝与管弦乐队协奏曲之外的另3首曲目,片编号P23G-535,早已绝版。

 

1999年1月24日从晚上9点半开始,NHK播放了访日的音乐家们的演出录像,按顺序分别是斯特拉文斯基、斯托科夫斯基、库贝利克、克路易坦、肯普夫、米开朗杰利、谢霖、伯姆、康维茨尼、安切尔等等,每人长短不等,给斯托科夫斯基的镜头只剪辑了7月8日在东京文化会馆演奏老柴第4交响曲第4乐章的少量部分,即本文置顶的录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