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电子音乐联盟

合唱团驻团作曲的“喜”与“囧”

中国国际合唱节2018-12-15 16:14:54

对于天津大学北洋合唱团来讲,除了其令人称赞的音色外,合唱团不断涌现的新作品也总能让人眼前一亮。从第十三届隆立奇杯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中的无伴奏合唱《春暖花开的时候》到如今的《三十幅》、《峡》和《才令台》等,这些新作品的曲作者几乎都是同一个名字——合唱团驻团作曲崔薇。提起“合唱团驻团作曲”这个身份,崔薇有“喜”有“忧”。

  实践:重建“音色”、“音准”概念

  2008年,毕业于天津音乐学院的崔薇进入北洋合唱团担任驻团作曲。不久后,她逐渐在实践中建立起一套合唱团所特有的“音色”与“音准”概念。崔薇坦言:“如果不在合唱团亲自实践,这些东西是无法获得的。”

  在学校早已习惯写交响乐、室内乐作品的崔薇,在进入北洋合唱团后才逐渐发现,人声的组织手段毫不逊色于器乐,而且声音微妙精致,与乐器表现大有不同。在器乐中很尖锐的音程,比如二度音程用人声来唱就会被软化很多,甚至会有一种“融合”的感觉;常用的三和弦也是如此,如果音区能够选好,人声能够发出比整个弦乐组还融合且“准”的声音。

  “音准”概念也是如此,崔薇告诉笔者,在音乐学院老师教授的一般都是平均律,但是合唱所谓的“唱准”与钢琴弹出的音准还是略有不同的。崔薇在刚刚开始创作合唱作品时发现,自己写的作品合唱团唱起来并不是特别好听,在钢琴上弹弹却并没发现有什么不妥,后来崔薇才明白合唱团演唱的音色要以纯律来衡量。于是崔薇一边在合唱团实践,一边拜师中国音乐学院张以达老师学习“合唱音准学”。在演唱中不同作品还应有音高唱、有音低唱。经过在实践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崔薇创作起合唱作品越来越得心应手。

  眼界:这是“最好的福利”

  作为一名合唱团的驻团作曲,崔薇有了更多与合唱团出国参赛和演唱的机会。每次外出对她来讲都是十分难得的学习机会。崔薇把这当做合唱团驻团作曲家“最好的福利”。

  2013年在捷克首都布拉格举办的“仲夏之布拉格2013国际合唱比赛”中,崔薇为北洋合唱团创作的混声合唱作品《三弄》获得最佳新作品创作奖。崔薇说:“这部作品的灵感就是与合唱团去西班牙参赛时找到的。”

  2009年北洋合唱团赴西班牙参加托洛萨合唱比赛,崔薇也随团前往。比赛中,日本合唱团演唱的一首由柴田南雄创作的《追分节考》引起了崔薇的注意。赛后,崔薇根据这部作品了解了日本“追分节”的文化以及新的合唱创作手法,并决定也仿照这种形式创作一部反映中国传统文化的合唱作品,希望北洋合唱团可以在以后的演唱中推广中国文化。于是这首根据古琴曲《梅花三弄》主题所创作的混声合唱作品《三弄》问世。除了将合唱创作融入文化内涵的创作思路,“两个男声声部呈四五度叠置循环,女声声部以音块形式散乱排列、再渐强汇总”的创作手法也使崔薇如获至宝。崔薇特意在作品《三弄》中选取十秒钟运用中国元素再现这种作曲手法。

  囧况:驻团作曲之忧

  谈到合唱团驻团作曲这个身份,崔薇既自豪,又稍显无奈。

  合唱团驻团作曲这个身份,不属于合唱团最基本的编制,也不会被人注意,但这个职位对一个合唱团的发展来讲却是一个非常有建设性的角色。天津北洋合唱团的成长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不断涌现的新作品满足了他们的演唱诉求和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然而目前,专职从事合唱团驻团作曲的作曲家却少之又少。

  崔薇直言:“现在作为一名驻团作曲是很难养活自己的。我也在大学任教,虽然中国大多数合唱团都非常需要新的合唱作品,但是中国的版权意识非常薄弱,写了一部新作品就马上被大家复印传唱了。几乎没有收益。如果能够建立完善相关机制,或许很多人愿意从事驻团作曲这项工作。而且与合唱团朝夕相处,了解合唱团,写出的作品一定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