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电子音乐联盟

梦境编织者:作为监督的汤浅政明 | 业界

原火2018-08-18 07:48:18


导语


读者朋友们新年好!经过了元旦期末考试寒假(然而社畜并没有这些)春节的歇息,编辑部也终于从休闲的冬眠中苏醒了!(羞愧)


刚刚过去的2017年被称为“汤浅年”,想必许多同学仍记忆犹新。今天为大家带来的,便是由编辑部的新鲜血液怀川同学对汤浅政明监督一次较为全面和深入的介绍与剖析。或许这篇文章还不足以成为一把完全解读汤浅动画世界的钥匙,但至少它也能成为进入这个五彩缤纷、光怪陆离世界的一个路径。那么以下请欣赏正文。

 

观看过汤浅政明监督的动画的同学们,大概多少会被动画中与众不同的强烈风格打动,抑或对其敬而远之。无论观众们的评价如何,汤浅政明无疑是具有强烈个人风格的监督之一。正是他独特鲜明的监督风格,使得他的动画在业界独树一帜。那么,汤浅政明的监督风格为何?这种风格又是怎么形成的?本文将以2017年10月元火动漫社动研部举办的社员讲座为基础,为大家简介汤浅政明其人,同时从画面表现、情节组织等方面谈一谈汤浅的监督风格。

 

一 从原画到监督:汤浅政明的成长之路

 

结缘动画

1965年,第一次日本动画浪潮降临后的第二年。这一年,诞生了不少动画业界中后来公认的翘楚:鬼才监督渡边信一郎,板野一郎认可的“马戏三人”之一后藤雅巳,“I.G.三大神”之一黄濑和哉,“高畑勲の右腕”田边修……如此种种,不胜枚举。而本次介绍的主角,汤浅政明,也生于1965年。


汤浅很早就表现出了对绘画的兴趣,幼儿园时就常常临摹动画,看电影、看电视时总会把看见的景象画下来。初三时,汤浅观看了宫崎骏监督的《鲁邦三世:卡里奥斯特罗之城》,就此开始对动画萌发兴趣,“画能动起来太有趣了”。高中时代的汤浅一直孤独地看动画、漫画,也曾加入过漫画社团,提出的意见却被人认为没有价值。那时录影机开始普及,汤浅就经常去影碟出租店,根据包装挑选看上去会有好的动作场面的动画作品,并录制自己感兴趣的部分反复观看。为了更好地理解动画中“动”的部分,汤浅还会逐帧地分析动作画面。


《鲁邦三世:卡里奥斯特罗之城》中有趣的动作场景


70年代末到80年代中期正是第二次日本动画浪潮,不少热爱动画的青年人在这一时代纷纷入行,汤浅也曾受此风气感召。高中毕业后,汤浅本打算直接去做动画,结果受到了不少劝阻,最终还是上了大学。不同于大多数出身专门学校的动画人,汤浅就读于九州产业大学艺术学部,主修油画。大学期间,汤浅到处打工,熟悉了一份工作就辞职,因为“做熟之后会牵扯讨厌的人际关系”。这些工作经历打开了汤浅的视野,“创造出现在的我”。


九州产业大学,《火影忍者》作者岸本齐史同样毕业于这所学校的艺术学部

 

初入业界

大学毕业后,汤浅于1987进入了亚细亚堂,正式开始了自己的动画生涯。之所以选择亚细亚堂,一方面是因为汤浅对芝山努——亚细亚堂的创始人之一仰慕已久,另一方面是当时的汤浅对儿童文学感兴趣,而亚细亚堂恰好在制作此类作品。汤浅进入亚细亚堂不久,就开始担任原画的工作,并为动画插入曲绘制分镜。1990年播出的《樱桃小丸子》第一期中,汤浅负责了op和ed的一人原画,初次向动画界展现了自己的才华。


1992年《樱桃小丸子 我喜欢的歌》剧场版中汤浅作画片段


不久,汤浅得到了一个机会,到本乡满监督负责的《蜡笔小新》动画组工作,那里的制作氛围相当自由,汤浅得以表达并实现自己的想法。“观看自己参与制作的动画后,感到自己能够进入动画业界真的很有意思。自己的想法被付诸于动画上时,那种快感无以言语。”以此为契机,汤浅开始为《蜡笔小新》TV版绘制分镜,踏出了迈向演出家的第一步。

 

成为监督

1993年,汤浅政明从亚细亚堂辞职,成为自由动画人,理由是希望接触不同的动画公司,尝试不同风格的动画。彼时的汤浅作为初出茅庐的年轻演出,怀着向同行证明自己的“反击”意愿,尚且在积极探索属于自己的新道路。从结果上来看,汤浅的选择是正确的,辞职后汤浅接手的第一部动画就带给了他极大的冲击,以至于直接促成了汤浅独特的演出风格。这部动画就是《The八犬传~新章~》,其以第四话中实验性的画面和新的演出手法,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讨论度。负责第四话的,正是汤浅政明和大平晋也,后者以独特的运镜手法、强调运动的夸张构图、流畅真实的动作作画、“崩坏”式的人物作画著称。在制作完这一话后,汤浅政明的的作画和演出风格都发生了转折。


左图和右图都出自《The八犬传~新章~》,负责右图的原画师为大平晋也


1995年到2002年,汤浅的主要工作仍然是《樱桃小丸子》和《蜡笔小新》剧场版的分镜、原画等,此时他负责的某些部分已经有了较高的辨识度。得益于此,汤浅在子供向动画领域积累起了一些名气,也因此获得了与各种动画公司合作的机会,其中包括吉卜力工作室、Production I.G.,以及让汤浅作为监督大显身手的第一个平台——Studio 4°C。


1997年的《音响生命体》中,汤浅第一次与Studio 4°C合作,负责了这部短片的设定、作画监督和原画。工作期间,Studio 4°C的森本晃司向汤浅推荐了一部漫画,汤浅看后萌生了将其动画化的想法,而Studio 4°C也对此表示大力支持。这部漫画,就是日后汤浅首次监督剧场版的原作——《心灵游戏》。2002年,汤浅和Studio 4°C终于有机会再次合作,实现5年前自己的想法,把《心灵游戏》动画化。森本晃司为汤浅准备了强大的制作团队,而汤浅也实现了自我风格的彻底表达。结果是令人满意的,《心灵游戏》以其实验性的演出手法、非传统的叙事结构、富有视觉冲击力的画面获得了2004年文化厅媒体艺术祭大奖。至此,汤浅政明终于正式开启了他的监督之路。


《心灵游戏》中富有视觉冲击力的画面

 

二 现实速写与梦中即景:汤浅政明的画面表现

 

监督与动画风格

监督的工作是把握整部作品的方向性,并将自己的想法传递给各级制作人员。不过通常来说,一部动画最终的风格不全是监督本人意志的结果,还包含了系列构成、人物设定、美术监督、各集演出等等的贡献。另外,随着动画制作团队人数的增加,动画制作工序也在增加,比如分镜和演出由不同的人负责、第二原画等。团队人数和工序增加,监督的想法在传递中出现偏差的概率也会增大,加之工期紧张、没有时间修正的情况时有发生,最终呈现在画面上的往往与监督最初的想法相去甚远。这样的问题,每个监督都难免经历过。


汤浅政明的个人风格在动画中的表现并未因上述问题受到太大影响。一方面,汤浅本人有意识地选择能展现他的才华的动画公司进行合作,如Studio 4°C、MADHOUSE,甚至在2013年组建了自己的动画工作室scienceSARU,另一方面,汤浅喜爱和曾合作过的动画人多次合作,有长期稳定合作、配合默契的动画人伙伴,如崔恩映、三原三千夫、伊东伸高等。所以汤浅本人的意图总能较为完善地展现在观众面前,避免了动画制作中风格流失的问题。当然,最主要的因素还是汤浅本人过人的才华。


动画风格的内涵广泛而含糊,不过我们可以将其还原到构成动画的各个要素:脚本、设定、Layout、原画、演出等等,每个部分的独特性构成了动画的风格。这里我们暂时不考虑声音和故事情节,先介绍汤浅监督的动画中画面相关的几个独特部分。

 

非主流的人设。这些特征主要出现在以《心灵游戏》、《兽爪》、《乒乓》、《kick heart》为代表的动画中,主要表现为人物设定“丑陋”、线条歪扭、画面细节不精细等。


左上:《乒乓》右上:《兽爪》左下:《心灵游戏》右下:《kick heart》

 

上述例子中,《心灵游戏》、《乒乓》都是漫画改编作品,而原作中的人设就是脱离主流的。《兽爪》是原创TV动画,由汤浅亲自担任监督和系列构成,讲述的故事又包含了不少狂暴混乱的桥段,因此“使用了类似《タイガーマスク》《忍風カムイ外伝》非常狂野粗暴的画风”。《kick heart》则是一部实验性的动画短片,讲述的又是抖M男摔跤手与抖S女摔跤手的奇妙故事,倘若使用常规的人设就无实验性可言,画面的表现力也会大幅下降。


左图:《乒乓》原作 右图:《心灵游戏》原作(与上方《心灵游戏》截图场景相对应)

左图:《タイガーマスク》,1969 右图:《忍風カムイ外伝》,1969


当然,汤浅监督的动画并非全都是这个风格,例如《海马》中的仿手冢治虫式人设,《露之歌》中贴近主流审美的人设。《海马》的人设来源于汤浅对这部复古科幻主义动画最初的设想,“想要用动画未兴起时代的风格,就是我小时候看的动画里人物圆圆的样子”。《四叠半》《春宵》《露之歌》《恶魔人》中的人设则是较为接近观众心目中的“主流”动画了。汤浅曾经在《海马》访谈说过他很满足于自己目前的状态,但还是会试着让作品变得更热门,而他监督的下一部作品就是《四叠半神话大系》。人设风格的演变,未尝不可视作汤浅为服务观众所做的努力之一。


左上:《四叠半神话大系》,2010

右上:《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2017

左下:《宣告黎明的露之歌》,2017 

右下:《恶魔人crybaby》,2017


事实上,无论哪一种人设风格,都有明显的标识可供辨认:无影,人物细节简化,表情抽象化。而它们的功能也是一致的:减少画面信息量,使得观众能够集中于角色的动作和演技,便于夸张和变形,增加动画中“动”的感染力。

 

奇妙的运动。汤浅动画的显著特征包括各种各样的变形和非常规运动,比如膨胀、液体流动、夸张化的日常动作、非日常事物的运动等。在汤浅的动画中,这些运动的出现频率比在主流TV动画中要高很多,风格十分鲜明,有时伴随着艳丽的色彩,用以表现特定的情绪或者隐喻。运动主体的简化使得运动感更加强烈,不符合透视的夸张变形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动画之外,汤浅本人也很喜爱漫画,“一直想把漫画中的变形运用到动画中,把‘感觉’变成画。”这些奇妙的运动即是汤浅的尝试。


《心灵游戏》中色彩明亮、富有动感的隐喻画面


《天才嘉年华》ep.6,水以非日常的形式存在和运动


《海马》ep.10,风、燃烧的太阳与屋顶静默的两人


《宣告黎明的露之歌》,日出时分升起的海水冲向人鱼礁


独特的演出手法。汤浅喜爱运用广角镜头、畸变的透视和各类非传统视点,以此来达到演出效果,强调对立关系或人物的孤独感。在2000年与井上俊之的对谈中,汤浅曾提到自己对于透视的掌握不是很好。这当然是谦辞,不过各种不符合透视原理的“歪斜”构图确实是汤浅的风格。


左上:《心灵游戏》 右上:《兽爪》ep.3  左下:《四叠半神话大系》ep.10 右下:《乒乓》ep.1


人物演技方面,汤浅喜爱使用眼睛的大特写和手部的广角特写,以此使观众代入动画的情境中。


从左至右:《兽爪》ep.1,《宇宙丹迪》ep.16,《乒乓》ep.2

 

《乒乓》原作与动画中的手部对比,可以看出汤浅对手部广角的偏好(《乒乓》全话数分镜由汤浅一人担任)


实拍照片的运用也是汤浅的一大特色。实拍照片的部分与画面中其他部分格格不入,从而造成了疏离感、异质感和强烈的对比。汤浅在《心灵游戏》获奖访谈中说:“如果全部都只是CG,或者全部都是作画,那么(画面)就都太有可预知性,从而缺少原味。所以我让画面不停地变化,并随机随处地扔入写实的照片,来增加不可思议感。我希望的效果是如同拼贴画一样,各个部分单独拿出来看没什么意义,但融合在一起就很有感觉。”


《兽爪》ep.1,实拍鱼类照片作为前景,表现异质感

 

《心灵游戏》,声优面部实拍照片,表现主人公强烈的情感


《天才嘉年华》ep.6,实拍照片表现虚构的母亲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风格常常在同一部动画中先后出现,粗放的现实场景与梦境般的奇妙场景不断交替,造成的反差十分鲜明,成就了汤浅动画独特的画面表现。[z1] 最后引述汤浅的一段话,这段话很好地概括了上述风格形成的原因,同时也表明了监督本人的倾向:


 “现在动画的整体质量的确提升了,比过去更有‘作品感’,可相应的,作品中动作场景却少了许多。人们变得不怎么想要动作画面和场景,而是更强调演出和作画质量。或许是因为作画质量上去后,要想在动作场面中保持同等质量的作画变得困难了。我本人不怎么在意作画的质量,但一定要有充足的动作场景,我喜欢角色的动作,风景的变化,喜欢和动画里的人物一起动作,这就是为什么我的作品中会出现很多主观的构图。”(《心灵游戏》获奖访谈)

 

三 虚拟中的真实感:汤浅政明的情节组织与人物塑造

(WARNING:涉及《海马》和《乒乓》的剧透)

 

对于以讲故事为主的剧情向动画,监督首先要对动画讲述的故事有自己的思考和见解,有时甚至要亲自参与创作或改编,否则难以把故事完善地讲述给观众。汤浅政明监督的大多数动画都是剧情向的连续剧(尽管有时会加入单元剧话数),而汤浅本人又常常兼任监督和系列构成,有时还参加脚本工作,这意味着汤浅对故事的把握程度较高。换言之,汤浅动画讲了什么故事、故事的进度如何分配,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汤浅监督本人的风格。


下面以原创TV动画《海马》和漫画改编TV动画《乒乓》为例,解释一下汤浅政明在动画中组织情节和塑造人物的风格。


《海马》,2008,MADHOUSE


先介绍《海马》。《海马》是一部探讨记忆与人的本质的原创科幻动画,。故事发生在汤浅创造的“异世界”中,主人公kaiba醒来后发现自己失去了记忆,胸口有一个洞,脖子上的挂坠中有一张模糊的照片,同时还陷入了被人追杀的困境。为了找回自己的记忆和逃避追杀,kaiba必须踏上旅程,故事就此展开。


《海马》中的基本设定是:记忆如同数据,通过特殊的装置,可以提取、注入、储存。人脑中的记忆以图书馆的形式具体存在着,通过特殊的工具可以潜入他人的记忆图书馆,查看甚至强行修改记忆。由于记忆可以提取并储存,人们就可以把不愉快的记忆提取出来,注入愉快的记忆。而生命也因此变得不那么珍贵,身体可以随便制造并交易,记忆的毁灭才是真正的死亡。


基于这些设定,汤浅在动画中定下了两个主题,并由此展开了情节:一,记忆可以注入不同的身体,记忆主体会受到相应的影响,本质却难以因此改变;二,遗忘或忽视的记忆往往是人们痛苦的根源,要想拥抱自己的真心,就必须直面不堪回首的记忆。动画中的两条主线,主人公kaiba的旅行见闻和主人公与neiro曲折的爱情故事,都围绕这两个主题展开。贫富差距及其引发的革命活动是片中的重要矛盾,也是另外一条故事线,这条故事线的展开很好地回答了记忆技术的来源和主人公kaiba的身世。

 

“革命组织”一想团主要人物:popo


《海马》共12集。第1集以明线和伏线的方式提出了诸多问题,比如主人公kaiba的身世是什么,他为什么会丧失记忆,胸口的洞是怎么回事,他和挂坠里照片中的人又是什么关系,救他于危难之中的鸟形生物究竟是谁。这些问题在后续集数中一一得到回答。汤浅解释说,之所以这样展开情节,是因为《海马》中的世界与日常生活的世界相去甚远,与其一一向观众介绍,不如让观众与主人公一起在空白(失忆)状态中认识这个世界。


《海马》ep.1,一个镜头提出了三个问题


《海马》ep.1,救主人公脱困的鸟形生物


《海马》的情节发展,通常认为在第8集之前是正常的。第1集提出问题,第2集到第7集为单元剧,除了探讨前述的两个主题(记忆的本质,对待记忆的态度)外,也展示了一部分问题的解决方向。第8集开始,随着kaiba身世的逐渐揭示,故事的信息量开始急速膨胀,加之结局略显突兀,导致了部分观众的不良观看体验。


对此,汤浅本人也表示无可奈何。汤浅说过,如何愉悦观众、观众究竟想看到什么、什么风格最能让人接受,这些问题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后期情节发展速度过快、信息过于密集导致故事看上去“没有讲完”,这一点在《心灵游戏》《兽爪》中都有体现,可以说是汤浅监督早期的特点之一。“总有种想要展开更多故事的感觉”,汤浅曾在《四叠半》访谈中说。若非脚本家上田诚先生的工作,《四叠半》的情节或许会与今天我们所见的大为不同。


从《海马》的情节组织,可以看出汤浅对于“更多故事”的追求。对“更多故事”的追求,来源于汤浅对故事主题的深入思考,从一个主题中衍生出的诸多矛盾都需要解决,对应到情节组织上就是不同的故事线。另外,汤浅倾向于把人物塑造得更加有血有肉,让人物拥有复杂的背景和关系。这样一来,情节必然变得更加复杂,人物在复杂的情节中的种种经历,也让人物更加真实。因此,汤浅的人物塑造与情节组织是分不开的,都是为了在虚拟中创造真实感服务。


《海马》的情节推进固然为人所诟病,但是其鲜明的人物塑造也十分出色。在《海马》中,不少配角给人的印象与主人公同样深刻。在《海马》的单元剧回数中,为了养女辛勤工作却失去双手、失去养女后故作冷漠的养母,为了养母甘愿卖掉自己身体的养女,接受了自己的爱人逝去的事实后欣然离开世界的老婆婆,原谅了年轻时背叛自己的妻子的老人,为人冷酷自私却对爱情十分忠贞、心念着母亲的反派Vanilla,每个人都闪耀着自己的光芒。


冷酷处决偷渡者时的vanilla和为爱情一厢情愿牺牲时的vanilla。截然相反的性格特征赋予了角色人性。


这些人物之所以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原因是与汤浅的人物塑造风格分不开的。汤浅说,他在讲故事的时候特别留意不把角色弄成刻板的好人、坏人,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思绪,受到诸多影响而变得(信息)闭塞。


《海马》是原创动画,汤浅自由创作发挥的空间很大,因而情节组织和人物塑造的个人风格尤其鲜明,汤浅也曾在访谈中说“《海马》是‘汤浅浓度’最高的一部作品”。那么,上述情节组织和人物塑造是否是汤浅为了这一作品采取的权宜之计呢?让我们再来看看汤浅的另一部监督作品,《乒乓》。


《乒乓 the animation》,2014,龙之子


不同于《海马》,《乒乓》是漫画改编动画,留给汤浅的改编空间相对要小得多。汤浅在《乒乓》的访谈中说,最初接到《乒乓》的动画化工作时并不想接手,因为原作是一部完成度很高的作品,没有特殊的理由改编成动画,但最终还是出于对原作的喜爱接手了。尽管如此,汤浅在人物塑造和情节组织上仍然表现出了自己的风格。


《乒乓》原作的故事简明易懂,讲述的是性格迥异的主人公smile(月本诚)和peco(星野裕),在打乒乓球中突破自我、获得成长的故事。与通常讲述努力、友情的热血运动漫画不同,《乒乓》是青年漫画,侧重描述少年内心的成长以及面临人生岔路时的迷茫与抉择。


《乒乓》原作第2卷60、61页,汤浅稍加改动后用到了动画中第3集的分镜里


《乒乓》动画中,汤浅的改编主要集中在几个配角的身上。汤浅在《乒乓》访谈中笑称,跑去刻画主人公之外的人是他的坏习惯。这一点在《海马》中表现得已经很明显,可以称为汤浅监督的风格之一了。


以增添戏份较多的配角乒乓选手风间龙一、孔文革为例,两人都是smile和peco蜕变之前遇到的强大对手。在原作中,风间龙一实力最强,性格坚忍强硬,作为全国第一背负着巨大的压力,为此常常在比赛前一个人躲进洗手间;孔文革傲慢自大,求胜心急切,内心却情感细腻,在落选国家队的不甘、对故乡的思念和对输球的恐慌中来回摇摆。


左图:ep.2,风间龙一 右图,ep.1,孔文革


动画中,汤浅为了将风间龙一的压力具象化,特地增加了对他的家庭背景的说明,并加入了风间龙一训练时的场景。风间龙一为了家族企业、为了学校的名誉、为了队员们不得不忍受高强度的痛苦训练,童年阴影让他牢记成王败寇的道理,乒乓球于是变成了必须背负的沉重责任。这样一来,风间的压力就更容易被观众理解,表现形式也更为具体。


《乒乓》ep.8,风间龙一与机器的高强度对练


原作对孔文革并未做过多的刻画,仅仅描述了他背负的压力以及傲慢自大的性格,也没有给出几年后他的下落。在动画中,汤浅加入了孔文革的母亲从中国来给他过生日的段落。孔与母亲和队员们一起包馄饨,到KTV纵情高歌,在这一过程中孔渐渐融入了新的环境,不再为过去的错误自责。汤浅通过这一形式让孔获得了自我救赎,让孔的转变更为自然,人物塑造更为真实。第11话中,与原作不同,孔加入日本国籍后第五年终于取得了奥运会资格,实现了当年未完成的梦想,汤浅给了这个人物一个完整的结局,了却了观众的心结。


《乒乓》ep.11,“血有铁的味道”


对于其他的配角,汤浅也花了不少心思塑造。动画中,汤浅加入了原创角色风间百合枝,她是风间龙一的表妹,对龙一怀有类似爱情的暧昧情愫,但龙一却置之不理,一心打球。原作中,风间的副队长真田仅仅出场几次,给人的印象并不深刻。在动画中,汤浅让真田对百合枝暗中倾心,为了超越龙一、赢得百合枝的心而打球,让这一角色更加立体。在原作的第一次高中联赛中,smile打倒的第一个选手也受到了汤浅的照顾。汤浅让这个因为被smile打败而心灰意冷、怀着“想看海”的念头而放弃了乒乓球的少年走遍了世界,最后发现还是乒乓球是自己不变的真爱。


通过这样的人物塑造,汤浅不仅很好地丰富了11集TV动画的内容,也让乒乓球员们的故事更加耐人寻味。每位选手都有了自己的立场,都代表了不同的人生态度,球台上的交锋亦是不同价值观的碰撞,因而更加激动人心。


《乒乓》ep.6,真田盯着天花板上百合枝的海报


情节组织上,汤浅也做了若干细微的改动。原作中,smile天赋高超却性格内向,打乒乓球时总不愿奋力拼搏,在小泉老师的引导下才慢慢展现出自己过人的能力。在第一次小泉与smile的对局中,小泉老师为了激将smile,故意说出当年“蝴蝶君子”的故事——一个球风优雅、天赋高超的球员,因为怜悯膝盖受伤的对手故意让球,最终败北后离开了乒乓球坛。


动画中,汤浅并未在这段情节(ep.2)让小泉讲出蝴蝶君子的故事,而是代以不断插入富有暗示性的画面,直到第7话,大赛前smile与小泉老师去游乐园的情节时,才让smile主动向小泉询问这段故事。这一改编,让大赛前smile的决心更为坚定,也让随后smile与peco的对决更加具有宿命的意味(此时peco已经出现了膝盖不适的症状)。


《乒乓》ep.2,不时插入的画面暗示了蝴蝶君子的命运


类似的情节组织和人物塑造并不是个例。不仅《海马》和《乒乓》,在汤浅的每部作品中都可以或多或少找到上述风格的痕迹。正是这样的风格让汤浅动画的情节更加丰富,让爱好者反复观看;动画角色也因此具有了真实感,即使人设脱离主流,这些角色仍然受到相当一部分观众的喜爱。

 

四 变幻的风格,不变的核心:生命力、希望与爱

 

“只要把握到核心,就算片段重复也会觉得片子有趣。”

——汤浅政明,GIGAZINE关于《春宵》《露之歌》的访谈

     

汤浅政明独特监督风格的形成原因,除了本身才华横溢,还可以归结为他对动画界主流的反动。或许是出身美术学校的缘故,或许是出于对动画中“动”的深刻理解,汤浅对于动画的想法在一开始就与众不同,而他也从表达自己的想法中获得了莫大的乐趣。然而,最初的汤浅并未充分理解这一点,因此刚开始担任演出家时,对不少同行的意见感到不服气,并产生了自我证明的愿望。“明明观看的是同样作品,自己却没感到哪里有趣,难道是自己的欣赏观与众不同吗……与此同时又想保留住这种感觉。它是种复杂的感受,而我从年轻时期起就这样了。”


对动画界主流的反动丰富了汤浅的艺术风格。汤浅偏爱和海外动画人合作,吸收各种艺术风格,这在日本动画人中并不常见。汤浅的左膀右臂之一崔恩映就是一位出色的韩国动画人,scienceSARU的两位主力原画Juan Manuel Laguna和Abel Gongora是西班牙动画人,《kick heart》中的艺术设计Aymeric Kevin则是法国人。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汤浅那些神奇的艺术风格的来源,也是汤浅开放的创作理念的反映。


汤浅政明的个人画集


汤浅特立独行的倾向固然促进了他的风格形成,不过也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汤浅早期的几部监督作品,《心灵游戏》《兽爪》《海马》都被指责“不像个故事”,汤浅笑谈,当初做完《心灵游戏》后大家都议论纷纷,“没想到汤浅原来是那样的人”。如何在表现自我和服务观众间取得平衡,这是每位个人风格强烈的监督都要面对的问题,汤浅也不例外。而《四叠半神话大系》《宣告黎明的露之歌》等作品的制作,就可以看做汤浅为服务观众做出的改变风格的尝试。


尽管风格变化多样,但汤浅总会在作品中试图传达自己独到的价值观。生命力、希望与爱,是汤浅政明始终在传达的主题,也是汤浅监督多变风格下不变的核心。无论画面多么狂野,情节怎样复杂,这些主题总能从汤浅动画的角落中浮现出来,打动观众的心。


暂且不提改编作品和实验动画,先举几个原创动画的例子——


《兽爪》,2006:名为“愧封剑”的组织与自古以来威胁人类的食人鬼势不两立,“愧封剑”掌门人的大儿子却与偶然认识的女食人鬼坠入爱河,克服了种种艰难险阻后,有情人终成眷属;


《海马》,2008:失去记忆的kaiba历经旅行,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记忆,拯救了失忆的neiro,两人重拾了过往的爱情;


《宣告黎明的露之歌》,2017:喜爱唱歌跳舞的人鱼女孩露打开了自我封闭的少年海的内心,露与人鱼族拯救了被诅咒的小镇,海也在露离去之前向她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左图:《兽爪》ep.2 右图:《海马》ep.12


上述概括并不全面,部分说法或许有失偏颇,但爱确实是上述作品中的重要主题。值得注意的是,《兽爪》与《海马》的画风和剧情都偏晦暗,这就显得作品的主题愈发难能可贵。


《兽爪》中,主人公俊彦和由香热烈的爱情让他们克服了各方势力的追杀和自身的缺陷,最终走向了美好的未来。《海马》中,因为对kuroniko一厢情愿的爱,反派Vanilla在生死攸关的时刻选择牺牲自己的记忆与生命,展现出了勇气和男子汉气概,得到了自我救赎。《露之歌》中,露的存在就是希望和爱,人鱼的救援也让老婆婆和海的爷爷放下了多年前的嫌隙,坦然化作人鱼离去。


《宣告黎明的露之歌》,老婆婆与已是人鱼的爱人重逢


除了原创作品,改编作品也能反映出汤浅的这一风格。以汤浅监督的新作《恶魔人 crybaby》为例,新作中,汤浅赋予了女主角牧村美树全新的角色形象,美树象征着人类的希望、纯洁与爱,而奔跑这一行为也展现了与现实中的困难进行对抗的身姿。藉由接力这一行为,人类的爱与情感得以传递。汤浅提到,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但传递下去就会化作真正的力量。


《恶魔人 crybaby》ep.9


作品中表现的这些主题从何而来,汤浅监督并未对此做过详细解释,但我们仍可从汤浅监督的人生经历中略知一二。对子供向作品的喜爱始终伴随着汤浅的动画生涯,作为监督成名后,汤浅依然时不时参与《蜡笔小新》的原画与分镜工作。汤浅曾说,大人向的作品比较容易通过企划,但他最终还是会去执导少儿向作品。这或许解释了汤浅的作品中为何总能看见爱与希望的影子,倘若怀着孩童之心,再灰暗绝望的世界也会有阳光存在。


多变的艺术风格并不能掩盖汤浅作品中真正的光辉,生命力、希望与爱的主题,把汤浅的动画与其他的cult系动画区别开来,使之成为真正温暖人心的动画。随着汤浅在平衡自我表达与服务观众方面的成功,汤浅风格的核心也会为更多观众所察觉,从而在动画中感受到这份温暖与希望。

 

结语

 

从2004年的《心灵游戏》到2018年的《恶魔人》,汤浅政明的监督之路已经走过14年。从与MADHOUSE合作到成立自己的scienceSARU,与世界各地的原画人密切合作,发展flash作画技术并应用在动画中,汤浅仍在不断尝试着新的风格,挑战不同题材的动画,而他的动画也正在为更多人所接受和喜爱。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汤浅政明还会带给我们怎样的惊喜,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从左至右:三原三千夫,崔恩映(韩),汤浅政明,Aymeric Kevin(法)。汤浅跳!


 

注释


*文中涉及到的信息来源:


[1]GIGAZINE关于《春宵》《露之歌》的访谈节选. https://bbs.saraba1st.com/2b/thread-1514526-1-1.html

[2]The Making of Kick Heart.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414063/

[3]《海马》访谈.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bc1b04e0101423d.html

[4]《乒乓》松本大洋×汤浅政明访谈. https://bbs.saraba1st.com/2b/thread-1015252-1-1.html

[5]《恶魔人crybaby》永井豪×汤浅政明访谈. http://www.anitama.cn/article/ea1ed9b4b619173a

[6]《恶魔人crybaby》监督汤浅政明专访. https://bbs.saraba1st.com/2b/thread-1574005-1-1.html

[7]《Mind Game》文化厅媒体艺术祭获奖访谈.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bc1b04e01013amg.html

[8]《Kick Heart》汤浅政明×石川光久访谈.  https://bbs.saraba1st.com/2b/thread-912115-1-1.html


向上述文章作者以及视频上传者致以诚挚的感谢,同时也向两位前辈夜宵和谷风致以诚挚的感谢,他们提供了本文中不少精彩的观点。

 

**关于汤浅为什么选择亚细亚堂,anitama的studio 4°C系列文章中有不同的说法(http://www.anitama.cn/article/789ca3fa6512376c),笔者选用的是上述[7]中的说法。

 

文/怀川

编/青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