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电子音乐联盟

汤浅政明&永井豪谈《DEVILMAN crybaby》

Anitama讲道理2018-12-17 10:50:17


图片来源:《DEVILMAN crybaby》


欢迎关注Anitama订阅号!


永井豪画业50周年纪念动画作品(之一)的《DEVILMAN crybaby》,已于1月5日在Netflix上一口气放出了全话。该作改编自永井豪创作的漫画《恶魔人》,当时电视动画与漫画同年公开,之后又诞生了诸多衍生作品。


与72年那部单纯讲述人类与恶魔斗争的英雄主义TV动画不同,本作动画不但从篇幅上延续到了原作的最后一幕,当中还加入了监督汤浅政明对原作的理解,形成了一个更具现代气息的完整故事。下面基于汤浅和永井接受日本媒体的采访,主要阐述本作在原作基础上做了哪些改动,以及这样做的意图。


汤浅表示自己从小就很喜欢永井豪的作品。从《破廉耻学园》《恶魔人》到《魔神Z》,觉得“内容新颖有趣,且对当时社会充满着挑衅性”。至于《恶魔人》,汤浅自觉虽然受到原作不小的冲击,但对其中很多内容彼时理解并不充分。包括漫画最后一幕的意义,以及死丽濡和槐梦所代表的“恶魔之爱”、不想失去明的了的心情……所以本作更像是汤浅一边说服自己一边修饰和丰富故事的内容,在此过程中形成的作品。

首先,动画的故事流程虽然没有脱离原作,背景舞台却已不再是昭和时代,而是在如今网络发达、手机遍布的当今社会。汤浅表示,最初读原作是在35年前,那时他还是高中生,漫画所讲的也正是那个年代的事情,因此读来有种“同时代感”。而为了让现在的观众也有这种感受,就需要做出一些改动,比如加入SNS社交网络、智能手机等当代元素;

至于角色方面,原版的“番长团体”换成了“一众说唱者”。汤浅解释到,当初的番长团体已经不复存在,现在那些所谓的不良少年也并不会面对面发生直接的意见冲突。所以嘴上不留情、正面diss对方的,到现在只能想到Rapper。汤浅认为,说唱所扮演的角色堪比“现代的吟游诗人”,他们会通过直抒胸臆的歌词说明自己置身的情况,而且同伴之间也讲求着忠义与规矩,可以为后来与牧村美树同生共死做好铺垫。另外,漫画中介于恶魔与人类间的只有主人公不动明,而本作则更为复杂,恶魔人中既有向着人类的,也有和恶魔一伙的,还有幸田那样的墙头草。

而两位主要角色,主人公不动明和飞鸟了的形象,在本作中也得到了再构建。汤浅谈到,据说永井开始创作这部漫画之前,连结局都还没想好。在汤浅重新读过之后,结合主人公们的成长过程,一边思考最后一幕的意义,一边揣摩永井当时的意图。汤浅表示,初见时自己确实受到了冲击,但当时对了这个人物把握得并不够好,所以通过本作想向观众交代清楚一些。

具体来说,比如了为什么喜欢不动明,这点可以从他的成长过程找到明确的答案。以及用大量笔墨描写二人的关系、区分他们的性格——了总是按计划行事,着眼于宏观的事情,并合理进行思考,从不关心琐事。因为成长经历极其寂寥,认定“世上没有爱”,由此无法察觉自己的内心;至于明,片中也交代了为什么会被选中,也就是成为主人公的理由。明是博爱主义者,就连了这样的危险分子也会去爱,因而受人爱戴。而加入明是“爱哭鬼”的新设定,会为共感他人的感受而落泪,则是为了表现明从一开始就知道了“在哭泣”,并一直提醒了去关注自己的内心。

除了这些方面,把明和牧村美树设定成学校田径部的部员,以及片中不断出现的接力棒交接的情景,值得一提。正如了所想的那样,“人类为什么要奔跑,明明跑得比狗和猫慢,再怎么缩短秒数也没有意义”,了并不理解田径和接力棒的价值,而明和美树却为此拼尽全力。汤浅表示,这里当解释为“人类试图向了传达情与爱”。了到最后意识到的爱,正是明他们拼命守护的。而传达的过程中,与现实中的困难进行对抗的身姿,寓以接力的形式表现了出来。汤浅提到,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而传递下去就会化作真正的力量。这其中可能带着约翰·列侬那首《Imagine》中的青涩味道,但怀着理想而生,这才是人类。

对于这些改动,原作永井表示,自己想表达的内容已经通过漫画得以实现。所以这次动画化永井只负责提供素材,具体如何料理,任凭发挥。毕竟一直以来《恶魔人》曾以各种各样的形式被影像化,无论怎么变,于永井而言都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另外具体到每一话,汤浅着重提到了第1话和第9话。首先第1话主要表现这个世界开始慢慢出现不稳定的动向,讲的是不动明变成恶魔人之前发生的事情。比如田径部里的男孩子用下流的眼光看女孩子;再比如诡异氛围之下,做着年轻人生意的恶人若隐若现;名为“安息日”的恶魔崇拜派对到处盛行,渴求力量的人们不断涌入其中…而“安息日”派对里更是用了相当黄暴的场面。一方面出于Netflix所赋予的自由度,因此不遗余力地展现出了人类本能的根源。汤浅表示,如此一来,就营造出了比漫画更为焦灼、大战临头的可怕气氛。

而第9话的内容是原作给予汤浅的最大冲击。为了还原这种冲击力,9话的原画全部由小岛崇史1人担纲。汤浅提到,美树的那一声惨叫也十分摄人心魄,每每听到都能感受到当中的悲伤与无奈,总之对第9话的完成度,汤浅是相当满意,甚至将其喻为神来之笔。

作画方面,和汤浅的其他作品一样,本作画面表现依旧是光怪陆离、抽象的手法造就了人物极富张力的表现,永井也称赞这种作画十分符合《恶魔人》的风格。汤浅指出,恶魔和人类,给人印象就像是影与光,因此作画方面也强调了光影。具体运用的手法,比如黑暗中走出一个人,或者从明处走向暗处然后消失等。寓意是人类在光与影之间畅通无阻,且不是非黑即白的存在。恶魔则是表里如一,对所行之事毫不犹豫也毫不留情。至于打斗的处理,汤浅认为,观众期待的应该是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所以打斗时不仅仅是打一下或者摔一下,而是设计成“撕成两半用嘴咬碎”这样的动作。

顺带一提,负责本作恶魔设计的押山清高是首次与汤浅合作。此前押山在与汤浅同社的崔恩映共事时(《太空丹迪》中,押山负责第9话的作画监督,崔当时担任演出),受到了崔的大加赞赏和推荐,汤浅就一直想找机会和押山合作。而这次最关键的第5话(死丽濡那话)就全权交给押山负责作画方面的工作。

最后,关于此次动画改编,汤浅道出了自己的感想。他表示,原作漫画里所描述的时代气质,其实和当下这个时间点更为接近。如今社会里充溢着焦灼浮躁的空气,“只希望不要孕育出什么奇怪的东西来”。指出人类的恶固然简单,相反要去理解就很难。这次漫改,其实是包含了这样一个信息——无论何时,人类还是要保持理性。虽然色情暴力的内容有一些,希望观众的目光能够回归到作品所想表达的重要主题上来。


参考文章
  • 「デビルマン」で自分が受けた衝撃を今の人たちにも感じてもらいたい。湯浅政明が永井豪から受け取った“意気込み”――「DEVILMAN crybaby」監督インタビュー

  • 「一線越えた」神回はこうして生まれた 湯浅政明、「DEVILMAN crybaby」を語る

精彩内容推荐(请点击以下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