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电子音乐联盟

小泽征尔——20世纪世界著名指挥大师(十五)

苏州市吴侬女子合唱团2018-10-18 08:23:31



▲可愛的指揮大師--小澤征爾


        每一位指揮大師都不能用一篇短短的文章來描述。

        他們成為指揮大師是必然的,過程是耐人尋味的,但他們有著相通的一點就是對音樂的熱愛,對音樂的執著!小澤征爾就是這樣一位對音樂無比虔誠,具有執著之念的指揮大師!


小澤與中國

        小澤征爾是一位出生在中國的指揮家。他的家庭早在20世紀30年代初就來到中國,當時他的父親小澤開作在長春當牙科醫生,“九一八”事變后,他們全家搬到了沈陽。1935年,小澤征爾出生在沈陽,出生后第二年,他就隨全家遷到了北京,并在這裡一直居住到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夕才回到了日本。因此,小澤征爾的童年是在中國度過的。據他回憶,在上小學之前,他的大腦中所有的記憶都是北京的印象。


        對於中國音樂愛好者來說,小澤征爾的名字是再熟悉不過的了。中國人都會親切稱他為“小澤”,這位20世紀優秀的亞裔指揮大師,自20世紀70年代末至80年代,多次來我國進行訪問演出和學術交流。當時,他那熱情洋溢而又獨樹一幟的指揮藝術,曾給“文化大革命”之後的中國音樂界注入了一股活力。在與世隔絕后首次打開國門的中國,小澤征爾是當時人們接觸到的第一位西方現代指揮家,因此他那別具一格的指揮藝術,在當時的中國音樂界產生了旋風般的作用與影響。


        直到1976年,那是一次私人尋根之旅,小澤帶回了父親的遺像,完成了父親想回中國看一看的夙願。接待方帶著小澤參觀了北京和上海的音樂學校,這一次,他看到了中國人對古典音樂的渴望,也開啟了自己與中國音樂節的合作之門。幾個月之後,小澤應邀第二次到訪中國,成功指揮了中央樂團。演出盛況空前,中央音樂學院姜建華的二胡演奏《二泉映月》更讓他震撼,小澤當時從椅子上滑下,跪了下去,校方以為出了意外,過去看時,才發現他已經淚流滿面。他說:“這首曲子應該跪著聽完。”1976年至今,小澤來華10余次,大大超越了任何一位世界級指揮家。


小澤的音樂學習之路

        小澤征爾從中國回到日本后,很快就開始學習音樂。當時正值戰爭時期,家裡很睏難,但就是在這樣的環境和條件下,父親為了他的學業,仍然咬牙為他買了一架鋼琴,並將他送到優秀的鋼琴教育家豐增生的門下學習。小澤征爾自幼富有音樂天賦,他在這方面的才能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母親的遺傳與熏陶。據小澤征爾回憶,在他兒時,母親教他唱了很多彌撒曲;稍大一點,母親又帶他們幾個孩子一起練合唱。這樣幾乎原始的基礎音樂教育,無形中給小澤征爾帶來了重要的啟迪,使他從小就感到了音樂的淳樸、安詳和優美,并因此誘發了他身上天才音樂細胞的快速成長。1951年,小澤征爾考入了著名的桐朋學院音樂系。在這裡,他投在日本著名指揮教育家齋藤秀雄的門下潛心學習。齋藤秀雄是一位非常優秀的教育家,他有著很多獨特的教學方法,打下了牢固的指揮專業基礎,掌握了卓越的指揮技巧。1958年,小澤征爾以優異的成績畢業,這時他已是一位頗具才華的青年指揮家了。但是,擁有更高志向的小澤征爾希望能到更廣闊的藝術天地中去學習深造并展示才華,於是便在1959年踏上了赴歐洲留學的道路。


        一次偶然的機會,他獲准參加了當年舉行的貝藏松國際指揮比賽。在那個舉世矚目的賽事上,音樂專家雲集。他拿到樂譜,被通知最後一個上場。指揮棒跳躍起來,美妙的音符流淌出來,正當他沉醉在音樂中的時候,突然他發現樂譜中有一個地方出現了錯誤,他停下來,指揮樂隊重新演奏,可还是不对。但是,評委團和主辦方都堅持樂譜沒有問題,這讓他非常尷尬。面對這些世界級的音樂家篤定的表情,他難免懷疑自己,但當他再次閱讀樂譜時,他肯定了自己的判斷,並向評審團堅持了自己的意見。這時,評審團起立向他報以熱烈的掌聲。原來,這是評審團故意設下的小圈套,在這場比賽中,只有他一個人堅持了自己的判斷而獲得了比賽的第一名,也因此在歐洲一夜成名。


        在貝藏松比賽之後,小澤又在1960年的美國伯克郡音樂節指揮比賽中取得了第一名,并榮獲了意義深遠的庫謝維茨基大獎。這次獲獎,使得他有機會成為當時擔任波士頓交響樂團常任指揮的著名大師查爾斯 • 明希的學生。


        隨明希在美國學習了半年以後,小澤征爾又在一次由卡拉揚主持的國際卡拉揚指揮比賽中獲得第一名。這次比賽,實際上是卡拉揚收學生的選拔賽,比賽的前三名可以成為卡拉揚的學生。於是,小澤有幸留在西柏林,在這個偉大的指揮前輩手下進行深造


  1961年,小澤征爾又被另一位著名指揮大師伯恩斯坦看中,他不但將小澤征爾收為弟子,同時還聘請他擔任了紐約愛樂樂團的副指揮。


  至此,小澤征爾成為20世紀最偉大的三位指揮大師明希、卡拉揚和伯恩斯坦的真傳弟子,其幸運程度在當時的青年指揮家中簡直是不可思議。與其說是他幸運,不如說是他的才華和勤奮給他帶來的機遇。

 

小澤的指揮道路

        1962年,小澤征爾回到日本,擔任了日本廣播協會交響樂團的常任指揮,該年年底,他辭去該職務回到美國。1963年,在芝加哥的拉維尼亞夏季音樂節上,指揮芝加哥交響樂團舉行了音樂會并取得了極大的成功,並被邀請擔任了該音樂節下一屆的音樂總監與常任指揮;1970年又在伯克郡音樂節上擔任了音樂總監與指揮;1970年至1976年,小澤征爾一直是美國舊金山交響樂團的音樂總監與常任指揮;1976年,小澤辭去了舊金山交響樂團常任指揮俄職務,從此專心將自己的事業放在了波士頓交響樂團上。除了擔任波士頓交響樂團的終身指揮外,小澤還擔任了世界上眾多交響樂團和歌劇院的客席指揮,其中包括柏林愛樂樂團、法國國家交響樂團、巴黎管弦樂團、新日本交響樂團和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等。此外,他還是薩爾茨堡音樂節和坦格伍德音樂節等世界著名音樂節的主要特邀指揮。2002年起,小澤辭去了波士頓交響樂團常任指揮職務,轉而擔任了維也納國立歌劇院的常任指揮,因為他太熱愛歌劇了,他希望自己的有生之年盡量多為歌劇事業做一點貢獻。



小澤的指揮造詣

        小澤征爾具備優秀指揮家所應具備的全部素質。他有著敏銳到的聽覺,驚人的音樂記憶力,高超的指揮技巧,豐富的音樂感和果斷熱情的精神。他的指揮風格熱情生動而變化豐富,充滿生機盎然的激情和強烈的戲劇感染力。他善於準確把握作品風格,每排練一部作品,他能夠做到佈局嚴謹、層次清晰、主題鮮明。他對節奏、速度、力度、音色、和聲等因素,都有著細微的掌控和變化能力,音樂在他的手中總是自然地、細膩的、感動人心的,他對音樂中的情感變化表現的異常細膩,能夠準確把握分寸。



        小澤征爾是世界上著名的“大動作”指揮家,他很善於利用自己的形體動作來引導樂團成員的音樂表現力,從這方面看,或許說他的指揮動作十分“生動化”更加合適。有時為了追求一種音響效果,他也會用微動的棒尖來提示樂團,當音樂熱情需要時,他又能從全身迸發出強烈的感染力,甚至連頭髮都成了調動樂團成員情緒的工具。他的雙臂運動非常均衡流暢,節奏的律動也十分鮮明清晰。他的這種獨特的雙臂運動是從明希那裡學來的,當年明希在教他時總是強調他要雙臂放鬆,手要有一種飄在上面的感覺,并告誡他說:“當你的心靈深處真正感到了音樂時,你的手就會自然地跟著動起來。” 雖然他在指揮時手臂甚至全身都參與運動,但卻未給人以故弄玄虛之感,因為他的指揮動作都與音樂內容相符,並非嘩眾取寵的外在誇張。


        小澤征爾的指揮曲目十分廣泛,幾十年來,他指揮的作品包羅萬象。在眾多不同時代和不同風格的作品中,他最擅長浪漫主義和現代主義作品。在浪漫作品中,他對以柴可夫斯基為代表的俄國音樂和以柏遼茲、拉威爾為代表的法國音樂最拿手,并很早就有著“柏遼茲權威”的稱號。而現代主義作品方面,他十分擅長斯特拉文斯基、格什溫、奧涅格以及第二維也納樂派作曲家的作品。小澤征爾還是東方音樂的傑出演繹著,日本作曲家的作品更是他指揮的強項,其中武滿徹、黛敏郎、小山清茂等人的作品,他的演繹是最具權威性的。他曾在世界各地廣泛地演奏這些作品,並將其中的許多作品錄製了唱片。他為在全世界推廣和傳播日本音樂,起到了非常巨大的推動作品。


        

        小澤征爾非常喜愛歌劇,也很擅長指揮歌劇。他年輕時,就在薩爾斯堡歌劇院指揮過莫扎特的歌劇《女人心》。之後,他把越來越多的精力投放在歌劇指揮上。1992年,他擔任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的歌劇指揮,在這裡,他每年要指揮四部歌劇的上演。除此之外,他還率領手下的波士頓交響樂團,在世界各地上演了包括莫扎特的《克裡特國王伊多梅紐斯》,理查 • 施特勞斯的《莎美樂》、《埃列克特拉》,斯特拉文斯基的《俄狄浦斯王》、《浪子的歷程》,奧涅格的《火刑堆下的貞德》等歌劇音樂會。小澤也很擅長指揮俄羅斯和意大利歌劇,他曾在斯卡拉歌劇院指揮過普契尼的《托斯卡》,在意大利和美國指揮過柴可夫斯基的歌劇《黑桃皇后》、《葉甫根尼 • 奧涅金》等。


小澤的生病和復出

       從2006年起,已經古稀之年的世界級著名指揮家小澤征爾就与病魔进行着顽强的斗争:2006年因患上了肺炎和帶狀皰疹,他所在的維也納歌劇院不得不宣佈取消他2006年的全部演出。但僅過了一年,他就復出了,並在東京與他創立的野守歌劇團演出。2010年,小澤征爾又被診斷出患有食道癌。在六個月的專心修養后,他重新站上了指揮台,但因體力不支,于2012年3月起暫停公演活動。


  小澤征爾說,他要以一個更健康的姿態回來。這一次,他休息了一年半。


  8月23日,齋藤松本紀念音樂節上,小澤征爾重新回到人們的視野中,在現場1500名觀眾和天皇夫婦的注目下,他指揮了長達50分鐘左右的歌劇《小孩與魔法》,指揮還是那樣充滿舞蹈般的激情與韻律感,高潮時指揮棒的動作依然遒勁有力。


        然而,這是不是意味著小澤征爾徹底的康復和全面的回歸,尚不得而知。


        2016年10月初的東京三得利音樂廳,小澤征爾與祖賓 • 梅塔同台指揮了維也納愛樂樂團。81岁的小澤顫顫巍巍上台,時而席地而坐,時而跺腳,時而俏皮的吐一吐舌頭,他的手臂無法抬高,甚至拿不起指揮棒,但就在他舞動雙手的瞬間,《雷鳴電閃波爾卡》的音符激烈昂揚地流淌了出來。灰白頭髮隨著音樂起舞,消瘦的背影里充滿激情,太多的人被小澤對音樂和舞台的渴望感動到淚奔。


  无论如何,这是一个不轻言放弃的老人,生命中的坎坷总是会让他越挫越勇。



        小澤征爾是20世紀指揮藝術中的佼佼者,他對待藝術嚴肅認真,刻苦勤奮,一絲不苟。他善用自己的能力和技巧,使樂團盡力發揮出潛力和形成輝煌的音響。人們說:“小澤征爾是一位真正的、具有高雅藝術鑒賞力且能夠駕馭藝術靈魂的、渾身都是音樂的指揮大師。”






關注吳儂

關注更多精彩

長按二維碼加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