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电子音乐联盟

坂本龙一,日本音乐界里浓墨重彩的存在!

LavaRadio熔岩环境音乐2018-08-11 09:08:59





提到日本有名的作曲家,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久石让。


因为他懂得如何用音符来制造电影精神层面的意象,让人通过音乐直接感受到电影想要表达的中心含义,找到直接的共鸣点。


从吉卜力动漫工作室到北野武电影,从《天空之城》到《菊次郎的夏天》,久石让谱写了太多传唱度超高的音乐作品。


所以人们都说,久石让是日本作曲界的"曲仙"


《久石让的武道馆》音乐会海报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仙外有仙。


要是说到音乐作品的艺术价值以及艺术成就,那久石让在音乐上的造诣完全不能和另一名日本国宝级的作曲家相比。


日本著名导演黑泽明是这样赞誉这个作曲家的:


他是日本音乐界里浓墨重彩的存在,是“曲神”。


而曲神,他就是坂本龙一。



从1978年发行专辑《千把刀》出道,到1988年凭借《末代皇帝》横扫奥斯卡、金球奖、格莱美的最佳配乐。


仅仅十年,他就完成了从日本到全球的跨越。也仅仅十年,他就确立了日本音乐界神坛的位置。


一夜之间,夹杂着各种问题,坂本龙一就被推到了全球公众的视野中。


所以,他为什么能获得世界青睐?他的音乐之路到底是怎样炼成的呢?



坂本龙一在自己的自传《音乐即自由》中,就回答了这个问题。


他说:


自己主动去思考真正想做的事情。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是背后牵扯的故事,故事背后的思考,思考之后的行动,都值得我们细细的品读和深思。


成功的背后,都是执着与追求。



-




“野”,并不是野蛮,而是思绪的开阔、执着和叛逆,用在坂本龙一的身上再适合不过。


50年代日本尚萧条时期,坂本龙一接触到钢琴,和老师学琴的过程中,彻底迷上了巴赫的音乐。


这给他带去了决定性的相遇。


初二的时候,他从舅舅的长篇收藏中找到了法国“印象主义”音乐鼻祖德彪西的音乐,他的音乐结合了东方音乐,西班牙舞曲和爵士乐的一些特点,将法国印象派艺术手法运用到音乐上,创造出了其别具一格的和声。


这给年轻的坂本龙一带去了相当大的冲击,这也给他带去了对音乐的翻天认识。


高中时期的坂本龙一


高中的他,因为当时政治因素的影响,他内心叛逆的小火苗开始萌动,鼓动着他往个性青年的路上越走越远。


他参加游行,反对战争,与一些学运分子开启学校演说,说当下的世界的局势正在改变,所以会公然的在课堂上讨论越南或巴黎发生的事件。


然后他把所想所感化为音符,通过仿照照巴赫,贝多芬,德彪西的作曲风格,交出的毕业管弦乐作品,立马被日本作曲家协议会会长黛敏郎大加赞赏。


敢做敢说敢想,这给坂本龙一的血液里注入了不顺世事的叛逆,也决定了他之后作品的独特。



在大学里,坂本龙一接触到了电子音乐。然后在1978年,他和细野晴臣、高桥信宏两个人组成了乐队Y.M.O。


他们把民族音乐和电子音乐完美融合,风格激进前卫,让他们成为了当时爆红的音乐组合之一。


在一次采访中,被问及为什么会有想到把两种音乐元素融合为一?


他说:


世界在发展,音乐也在发展,西洋音乐已经走到了尽头,未来属于民族音乐和电子音乐。


所以突然想起一句话,天才之所以成功,不是因为他有多聪明,而是因为他敢于尝试不同,推翻固有。


坂本龙一,就是这样的天才。



-




思,顾名思义就是思考。


在认知局限的情况下,怎么把所有的元素再此创造,重新融合捏造,赋予自己的个性和独特?


坂本龙一只所以成功,那是因为他是一个聪明人,他学会了进一步思考。


他的音乐作品之所以能获得如此青睐,那是因为他的作品,无时无刻都散发着他“永不向规则屈服”的骨气。



《末代皇帝》里,除了坂本龙一,还有中国的苏聪和美国的戴维·波恩。那为什么只有坂本龙一获得了至高的赞誉,而其他两位作曲家没有呢?


那是因为,其他两位的作曲都太“规矩”,他们不像艺术家,更像电影音乐设计师。


坂本龙一就不同,他更像一位集大成者,他把二胡、古筝、琵琶等中国特色的古典乐器与小提琴、黑管等西方管弦乐器融合为一。


此种融合,非但没有一点突兀感,还将全片厚重的历史感推到了极致,然后就俘获了世界的心。


《末代皇帝》海报


他专注于对音乐变化形式的思考,探索音乐对人际情感的影响,既有形而上,又有紧贴时代感的创新概念,游走于古典和现代,实验与流行。


没有可以修饰的痕迹,没有循规蹈矩,他一直探索着自己创作的极限,涉猎在各种风格之间,结构精巧,内在统一,张弛有度且举重若轻,有着强大的控制力和平衡力。


他就像是一个不会被时间带走的人,他用时光的历练一次又一次证明着自己的才华和能力。



-




但,故事都有起承转合。


两年前,坂本龙一被检查出咽喉癌,暂停了自己的工作。


他是一个自律,喜好自省的艺术家。突如其来的癌症,对他来说是一次极具冲击力的生命体验。


在他患病期间,唾液的分泌量只有以前的一半,经常会半夜醒来好几次来喝水,除了和人讲话时,平时一个人的时候会经常嚼口香糖,以促进唾液分泌。


他说,这是他人生中最接近死亡的一次。他感觉到的是生命的有限。


我只做10件事当中的那一两件,可能因为只有这一两件事,才是我真正想做的。


而音乐就是其中的一件。



去年十一月特朗普上台,他的种族歧视、贬低女性、憎恨同性恋,鼓吹暴力等言论让坂本龙一非常反感。


在接受NHK采访时,他说看着“选举结果公开后那个鲜红的美国地图”,觉得“世界变得越来越不好了,不宽容的社会风气在世界传播”。


迫切地想向世界传达一些声音。


因此他决定做一张专辑,让人们“放开耳朵,平等地听每种声音”。



他用手机录下自然和街道上的声音,有踩在枯叶上的沙沙声,还有动物鸣叫的声音,“就像种子和未经打磨的宝石”,最后处理进乐曲中。


他给这张专辑取名《async》。async,本是个网络用语,意为“异步的”,就是不要求通信设备之间保持同步。


坂本龙一借用这个词表达了一种博大包容的音乐理念,他将很多不同频率、似乎不会有交集的声音,合奏在一个空间,神奇地产生了交集。



返璞归真,好像都是所有大师最后选择的路,而坂本龙一也踏上了这条光辉之路。


享受过盛名,经历过生死,坂本龙一的心中,依然居住着一个敢爱敢恨,敢说敢做,为爱发声的善良少年。


我要做出100年后人们依旧想听的音乐。


这就是坂本龙一,日本音乐界里浓墨重彩的存在!




文 | 木乔 LavaRadio

图 | 堆糖


本文为LavaRadio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图片素材来自互联网,仅限于非商业性信息传递之用,如有侵犯您正当权益,我们将在最短时间内删除,并致以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