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电子音乐联盟

影响了一代人的永井豪和他的《恶魔人》

黑白漫文化2018-09-25 10:24:03


伟大的永井豪老先生从业五十周年之际,财大气粗的Netflix找来了近年来口碑极佳的汤浅政明担任监督,让广大动画观众们又爱又恨的大河内一楼出任编剧,把老爷子职业生涯代表作之一的《恶魔人》重新改编了一遍以作纪念。



这部在视觉和情感上都有着极大冲击力的动画让许多之前不曾了解永井豪大名和《恶魔人》颠覆意义的朋友们大呼刺激。而创作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恶魔人》原作比起此次改编的动画版而言,同样有着一种近乎承前启后的伟大意义。


《恶魔人》从1972年开始在《周刊少年Magazine》第25号上开始连载,最初与东映同年制作的TV动画版同属于超级英雄计划。两个版本的《恶魔人》虽然顶着同样的名字,但在故事风格和人物设定上都有些许不同。


相比较传统的动画版而言,永井豪在创作漫画版《恶魔人》时加入了更偏向成人化的元素。比如开篇登场的流氓众口中的性暗示和身体侮辱,主角二人组在第一次加入召唤恶魔的仪式上宛如滥交派对的疯狂场景、所有打斗场景几乎都伴随着飞散的尸块和血脑混合物等等,这些在当时的日本漫画市场中仍然属于大尺度的元素为《恶魔人》漫画创造了空前轰动的效果。在之后的几十年里,如今许多鼎鼎大名的相关从业者们如《EVA》监督庵野秀明、《剑风传奇》三浦健太郎、《BASTARD!!暗黑破坏神》荻原一至等诸多作品都或多或少的受到《恶魔人》的影响。



对于《恶魔人》而言,整部漫画虽然仅有五卷,而且在创作初期因为TV动画版的缘故导致进度不统一,永井豪在构思剧情时多少有着一种“画到哪算哪”的情绪。可即使如此,整部《恶魔人》漫画的故事却仍然表现出十足的厚重感。在设定冲突上,永井豪将不动明设定成力量的拥有者,而飞鸟了则是赋予不动明力量的创造者。尽管看上去似乎有着相当密切的联系,但在后续的剧情发展中却走向了截然不同的两个方向:飞鸟了决定用最极端的方式践行自己拯救人类的心愿,不动明获得力量后却却在用最不符合人类的方式贯彻自己守护人类的信念。这两个冲突贯彻故事的全部,并且最终引出了对人性的拷问和社会本质的反思。永井豪老师用十分夸张和暴力的手法将一个个恶魔形象塑造成充满野性和残忍的象征。在让漫画的画风变得充满暴力感的同时,永井豪仍不忘抒发自己对于社会问题和人性抉择的思考。


不动明的劲敌死丽濡对于胜利的渴望,恶魔槐梦对于死丽濡甘愿付出生命的果决,不动明在发现死丽濡和槐梦含笑死去后僵住的身躯感叹“如此美丽”这样的描写,突出了永井豪对于人性的思考。恶魔作为人类的仇敌是充满原始野性的象征,而身为正义使者的不动明虽然获胜但仍能对敌人表示出敬意,这种塑造方式在即使过了近五十年的今年看来仍有着一种别样的感动。



在后续的故事中,永井豪将飞鸟了的设定进一步补全,使飞鸟从一个单纯狂热的理想青年变成了所有恶魔的至高存在。这就使得剧情仿佛坐了火箭一样飞快发展,原本就已经脆弱不堪的人类社会刹那间走向崩坏。不动明在仅存的好友们在故事末期惨死于飞鸟了的阴狠的诡计下,牧村一家则成为了人类懦弱与贪婪的牺牲品。原本和善的邻里们突然拔刀相向,用最残忍的方式和疯狂的狞笑虐杀了牧村一家的桥段,在效果上几乎达到了暴力的巅峰——哪怕不动明之前亲手撕开过无数恶魔的躯体,也比不上那一把把插在幼小身体上的厨刀。


永井豪对于人类社会的态度,如今看来更多是悲观和哀伤的。所谓最能杀人于无形的武器,莫过于语言本身了。谎言、欺骗、不安、煽动,当这些下流的手段被利用在整个脆弱的人类社会上的时候,就不再需要什么恶魔了——人类自然会化身成自然界里最癫狂的生物,为了自己的求生欲和矛盾的正义感虐杀身边的一切,丝毫没有道德和人性可言。这种描写带来的冲击感是难以形容的,因为不论是已经被划分到历史中的那些故事,又或是正发生在我们身边某个角落里的惨剧,无一不是人类生物的悲哀。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劝慰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智慧的生物,却又同样一次次的忽略了埋藏在骨子里的丑陋本性。或许这就是《恶魔人》想要表达出对于人类的态度:看似稳健成熟的社会体系,又怎么不是脆弱不堪呢?




我一直认为,不动明这个角色带给我的感受中,天真更多一些,理智少了几分。尽管当任何一个弱气男生突然之间获得了手撕恶魔的力量,谁也不能打包票这人是会选择成为惩恶扬善的英雄还是滥杀无辜的混蛋。而可惜的是,这个从故事开头到几近结束都将自己的愤怒聚焦在恶魔身上的少年,其实到头来都好像一只追着汽车奔跑的兽。尽管整体来看,永井豪在故事中的确少了几分更加详细的剧情补完,但说到底,不动明自始至终都没有深究过自己对恶魔的愤怒到底有多少出于本意,当自己被误解和冤枉的时候又完全没有了手刃恶魔时的霸气。作为最核心的男主角,不动明的根本气质仿佛是带着面具嘶吼的胆小鬼。现在想来,当《恶魔人》在几十年后的今天已经成为一部绝顶伟大的先驱作品后,这种遗憾的缺陷又为整部漫画平添了几分别致的魅力。


至于漫画的结局也是非常洒脱。永井豪豪迈的让全世界的人类都死的干干净净,最后存活下来的恶魔们分别在不动明和飞鸟了的带领下展开了最终决战。战斗结束,飞鸟了对着不动明的残缺尸体自言自语表达内心的懊悔和爱意,而背景则是遍布天空的天使和随之而来的最终神罚。



永井豪在《恶魔人》中构建的宗教感十足的现代社会从一开始就潜伏着一股强烈的不稳定感,而这种不稳定也反过来衬托出人类社会的脆弱。从漫画中的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永井豪对于人类社会的批判和反思。这些思考在《恶魔人》漫画创作的时期来看,有着强烈的时代感。这些难能可贵的想法在漫画中被简单直白的表现出来后,更让作为读者的我们感受到永井豪能够成为一代大师的气魄和才气。



时至今日,漫画界里有如此豪气的作品却是越来越少了。而通过作品展现出对于人类本身的深度思考的漫画家也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变得少了许多。这是一种遗憾,也是对于我们这些读者而言的一种警示。永井豪先生在他五十年的漫画家生涯中创作了无数充满荷尔蒙的作品,可是对于我们而言,下一个堪比永井豪波澜壮阔的五十年,又在哪里呢?





《冨樫义博の正解与误读》现货发售中! 


黑白漫文化原创

文章著作权归黑白漫文化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微信公众号:黑白漫文化(hbmanga)

投稿邮箱:heibaimanhua@126.com


点击阅读原文可前往黑白漫文化官方微店

请注意!不要调戏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