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电子音乐联盟

春宵之后是黎明,汤浅政明的创作秘辛

白鹅纪2018-10-10 09:32:52

荒野を歩け-《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主题曲


说到动画鬼才监督汤浅政明,国内很多动画迷应该都很熟悉。从《兽爪》、《海马》,到《四叠半神话大系》和《乒乓》,凭借浓郁的个人风格和出色的画面表现力,他的动画获得了许多人的喜爱。今年汤浅政明接连有改编森见登美彦小说的《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与原创的《宣告黎明的露之歌》(以下简称《春宵》、《露之歌》) 两部剧场版动画上映,可谓汤浅粉的盛宴。


更令人惊喜的是,这两部剧场版已经预定将在6月中旬举行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映,这也是汤浅第一次登上国内大银幕。还有消息说,汤浅本人也会来上海出席上映会。在这里提醒各位动画爱好者,电影节门票将于本周日8点开售,赶紧去研究下做好抢票准备吧!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内容,便是日本网络新闻媒体GIGAZINE对汤浅监督关于这两部动画的访谈节选,汤浅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参与制作?两部作品中又想传达给观众怎样的主题?制作中又有哪些有趣的幕后故事?就让我们赶紧看看吧。

GIGAZINE(以下简称G):关于《春宵》、《露之歌》 这两部电影,监督觉得有哪些做得特别好,超出预料的地方?

汤浅政明监督(以下简称汤浅):这个嘛,《春宵》和想象得一样有趣(笑)。音响监督选角很准,还配合剧情选用与《四叠半神话大系》(以下简称《四叠半》)有联系的声优。给“前辈”配音的星野源相当入戏,尤其是大叫的场面,没想到他把感情阐释到这种地步。


《露之歌》就是“总算弄好了”的感觉(笑)。一开始没决定结构,只好从单个场景着手。最后费了很多力气总结与平衡,不过还是做的很有趣。作画好的地方说都说不完,尤其是大平晋也负责的场景,超乎想象地生动有力。

G:反过来,有什么觉得特别难的地方呢?

汤浅:监督的工作就是越过各种困难,所以反而没什么特别费劲的地方,《春宵》更是如此,最多也就主角名字有些难处理。因为原作称呼两人为“前辈”、“少女”,所以在出现角色名的地方,想了些办法隐去角色姓名。

《露之歌》是很大的挑战,我以“总之要做得开心”的心态去干了。《春宵》从画面上就能看出有趣,《露之歌》则需要等观众检验后,才能确定想法是否传导到,所以现在很紧张。


G:《露之歌》这部原创作品,脚本同时有您与吉田玲子的名字。你们是如何分工制作的呢?

汤浅:我最初从“男孩与奇异生物女孩相遇”出发,把女主角设定成吸血鬼。吉田过来后,两人商量后觉得还是应该新鲜与本土化一些,就用了人们熟知的人鱼,同时“水与空中的墙”这一设定,也让原来与人类不相容的恐怖设定变得没必要了。

然后就是主题。最近我感觉到一股越来越难畅所欲言的气氛,在 “如果能正常说话、原谅别人、不那么斤斤计较就好了”的心情下,我把故事主题定成“少年变得坦率的过程”。这次的剧本,有意识地做的更为正统清晰,容易被更多人理解。前后整整花了一年功夫来写故事。


G: 《露之歌》角色设计也在配合普通观众吗?

汤浅:让我来设计,一定会变得陈腐老气吧。这次我想融加入少女漫画的纤细感,做得更可爱些,就去找了“ねむようこ”小姐做原案。她还加入许多有趣点子。

ねむようこ的少女漫画


G:听说监督喜欢《E.T.》、《河童》等,《露之歌》也是人鱼题材,监督很想描绘这种与异世界接触的故事么?

汤浅:我是看《哆啦A梦》、《咯咯咯的鬼太郎》长大的一代,很喜欢藤子·F·不二雄那种SF(此处的SF,是藤子创作信念”稍微·不可思议”的日文缩写)题材。我也喜欢《回到未来》那种日常中混入异物的故事。

G: 《露之歌》想要描绘的主题,或一直注意的点是什么?

汤浅:最重要的就是“男主角凯敞开心扉”的主题。直接敢言的女主角,人鱼“露”到来这个非常保守的小镇后,引起许多误会与纠纷。凯虽然因失去母亲悲观沮丧,但他顾虑周边反应,一直压抑自己感情,有话说不出口。遇到露后,虽然他知道无法与露在一起,但还想要传达自己的心情……一番事情过后,他改变了,并敞开心扉,发现原来阴暗的小镇也有一线光明。

故事里,我注意不要把角色弄成刻板的“好人”、“坏人”,大家都有自己的思绪,受到诸多影响而变得保守闭塞。我想让不同年龄层的人都觉得有趣,做让人开心的动画。


G:《露之歌》里有很多精彩之处,我发现,这部片尤其重视水的表现呢。

汤浅:画起水来真是太开心了,这种现实当中不存在的“特殊的水”非常有趣。尝试人鱼题材,也是因为想要画水。这次画的水,是至今为止最有成就感的成品了。

G:2017年汤浅监督不仅有公开了这两部电影。最近还宣布担当《恶魔人》监督,今年简直就是“汤浅年”呢,其中有什么特殊原因吗?

汤浅:这么一说,我做动画也正好30年了,今年能同时发表三部作品真是幸运。过去两年做一部片,做完后工作组就地解散,下部作品会花不少时间找人。2013年组建动画公司“Science SARU”后,变得可以边干边接活,可以连续制作了。今年两部电影碰到一块只是偶然,正常步调是一年到一年半制作一部作品。


G:是不是也有更多委托了?

汤浅:比一个人的时候多了,多少有些忙。以前觉得“明明有这么多活,怎么都不找我”(笑),并发现必须对外推销自己。2004年拍《Mind Game》后,虽然我认为这片简单易懂,但实际效果似乎相当极端,周围人都吐槽“原来汤浅是这种人”(笑)。

《Mind Game》海报


虽然接下来有很多同类型委托,但普通作品就不找我了。于是我想做更多尝试,制作更多类型的作品证明自己,做出与以往不同,毫不虚饰的作品。


G:《春宵》与《露之歌》也是这种尝试吧?

汤浅:我想借机描绘一下以前没做过的悠闲日常,做个简单易解的故事。技术上也想借《露之歌》尝试一下100%FLASH制作,顺便培育新人。关于《春宵》,《四叠半》后有过一次制作《春宵》的计划,但很快受挫停顿。所以这次抓住机会立马就上,把原作四个故事合到一起。难用动画表现的部分,也力图做得有“动画味”,让原作粉丝也能愉快享受。

G:难用动画表现的部分具体是?

汤浅:就是原作小说最有人气的第三章“随心所欲的人这样说”。动画是“把虚构事物画得像真的一样”的技术,但这段剧情“偶然引起偶然”,让我担心会不会弄得太假。不过通过把这段拍成音乐剧,人与人的因缘际会,把各种随心所欲的偶然汇集到一块,总算在不破坏原作意图的前提下做出来了。冬季篇章“魔之感冒、恋之感冒”开始很安静,之后气氛不断高涨,变得热闹喧嚣的感觉,应该也只有动画能够表现吧。

G:《露之歌》里,露奇异的歌声非常有趣呢。最初就是要做成那种效果吗?

汤浅:最初想法是“如果是听着不像人就好了”。因为是异世界故事,所以想拿出“货真价实的奇异世界产物”。就算描写外星人,完全迥异的文化只会让观众莫名其妙。《银河铁道999》里的人也一定会在吧台喝酒,所以还是要有现实中的来源。

《银河铁道999》


为了表现露拥有不同文化,想法与我们不同,我们把她的声音设计为类似海洋生物,采用类似呼麦(中国阿尔泰山周边独有的歌唱方式)的独特唱法,希望带来一些非人感。


G:类似海豚的声音?有没有真的把动物的声音混进去呢?

汤浅:就是热带雨林里许多动物在叫的感觉,我还拜托樱井真一和音响“加上点海的感觉”(笑)。露的歌声改造自谷花音的声音。篠原信一的声音本来要混SE,但听了之后发现没必要混音。


G:《春宵》有好几处喝酒的场景,角色们吞食块状物一般畅饮,这种场景是怎么想出来的呢?

汤浅:我一直想把漫画变形运用到动画,把“感觉”变成画。大快朵颐后,肚子只胀一小点,会让人怀疑“这东西真的好吃吗?”吧。《四叠半》第一话做过明石小姐“咕咚”地吞下一块肉的场景,周围人也很喜欢这种表现。这次《春宵》就让一堆人一起“咕咚”了。

G:《露之歌》凯下楼梯的片段也是 “相当舒爽下楼法”。

汤浅:依心情与台阶高度不同,快走的时候,有时一步一个台阶蹬蹬蹬一路上去,有时就必须两步一台阶才舒服。我发现自己没画过这种场景,就把角色心情注入到动作里,愉快地画了出来。


G:原来如此,亲身体验呢。您常说自己的常识,别人却觉得很怪,到底那些地方会有偏差呢?

汤浅:我评价电影,只要有一个有趣场景就合格。但别人却会说“故事不怎么样啊”、“角色分配有问题”。高中进漫画社团,也被人说“你的话没参考价值”(笑)。自己做《Mind Game》时,自以为作品很有趣,却收到很多“没剧情”、“非常无聊”的糟糕评价,于是开始对他人视角产生兴趣。网上观察后,我发现大家看法并不一样。只是在装作“用同一种方式看东西”。喜欢电影的人心中建立了一套“电影格式”,然后检查电影有没有偏离路线,与“电影就是打发时间”的我截然不同。

G:原来如此

汤浅:大家看电影时,还在观察许多东西,我一直在疑问“大家到底在看什么”。最初以为是故事情节,后来发现应该是更深层的骨骼与构造之类。只要把握到核心,就算片段重复也会觉得片子有趣。不过这种深入研究的观众,批评起来也颇为严厉。


G:汤浅监督度过了怎样的青少年时代,您的风格受了什么影响呢?

汤浅:幼儿园时临摹动画,被人夸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四处乱画,好在双亲基本也不生气。然后一直喜欢动漫类作品,高中时一直孤独地看动画、漫画。

高中毕业后想直接去做动画,被很多人劝了之后,上了大学。大学里到处打工。了解店里内情,适应并完成工作,这个“开启世界”的过程很有趣。但做熟后会牵扯讨厌的人际关系,于是我干熟了就辞职(笑)。这些工作经历打开了我封闭的视角,创造出现在的我。


G:《露之歌》许多场景与音乐配合得很好,你有什么注意之处吗?

汤浅:我很喜欢音乐与节拍,听演唱会时经常台上歌唱完了,我还不坐下(笑)。画分镜的时也依着节奏画,于是能够很自然地与音乐配合。

G:您说过的那种“只认王道的气氛”是怎么一回事?

汤浅:最近感觉,周围的气氛变得相当保守。好在2016年开始,很多不守常规的作品受到欢迎,现状多少有些改变了吧。做自己喜欢的东西也能赢,这点给我很大启发(笑)。


G:最后问个小问题,“Science SARU”的LOGO据说是监督自画像,为什么要画成猴子?

汤浅:其实说成猴子也不对。写专栏需要头像,就用一个和我有点像的《兽爪》角色。因为大家都说这个角色像猴子,公司名就顺势变成“科学猴子”了。不过总归是我的自画像,本人还是无法认同这是猴子啦。

G:没想到还有这个典故(笑)耽搁了这么多时间,谢谢监督配合。


看来监督在这两部作品里下了不少心思,不只是画面,剧情与音乐上都有许多看点,令人很期待能在大银幕上看到这两部动画,关于汤浅如果你有什么想聊的,也欢迎【写留言】评论。最后来欣赏下两部剧场版动画的精彩PV吧,祝大家明天抢票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