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电子音乐联盟

什么样的动画片能成为21禁

网易王三三2018-08-23 15:28:14


2017年可以说是汤浅政明的丰收年。


《宣告黎明的露之歌》、《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等作品让原本以创造 cult 系动画为代表的汤浅政明一下子多了许多观众。


2017年3月份,汤浅政明担任 Netflix 独家投资制作的《恶魔人》导演的消息,令动漫迷们食指大动。



今年年初,这部饱受期待的 TV 动画终于在大陆(网盘中)与各位粉丝见面。


《恶魔人》的故事要追溯到远古时期,人类还未出现,地球由恶魔族主宰,然而一场神魔大战改写了恶魔的命运轨迹,失败的恶魔被冰封于南极之下。


不知道过了几个世纪,人类开始出现,并且很快成为地球的新一任老大。但是恶魔不喜欢人类,纷纷苏醒企图消灭人类,再次统治地球。



男主角阿明从好友飞鸟那里得知了恶魔的计划。而避免人类被灭绝唯一的办法就是与恶魔融为一体,凭借强大的意志力压制恶魔,得到它们的能力与之战斗。


为了拯救人类,阿明与魔族扛把子“安蒙”合体化身恶魔人,隐藏身份暗中击杀恶魔。


故事乍一看是俗套的英雄 vs 反派设定,但是汤浅政明在第一集就黑得猝不及防。


为了刺激阿明通过抛弃理性来引诱恶魔上身,飞鸟将他带到了名为“安息日”的神秘派对上。


迷幻混沌的灯光之下,一群半裸甚或全裸的人伴随着音乐的鼓点摇头晃脑、嗑药、交媾,画面相当不可描述。



在酒精、药物以及这种颇具蛊惑性的气氛之下,人们脱下了衣服,也脱下了作为人类的羞耻感和道德感,任凭埋藏在人性深处的欲望肆意流淌。


看到这一切,飞鸟突然像发了疯一般拿着碎掉的酒瓶冲进人群,见谁捅谁。



暴力、性、酒精、毒品……人类对于动物本性的放纵吸引了恶魔,原本温柔似小猫的阿明受到刺激,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与恶魔合为一体。


汤浅的画风之诡谲,想象力之奇特,在《猫汤》、《心理游戏》等作品中早有展现,这次《恶魔人》的第一集男主角变身的桥段中,汤浅真是玩了个爽。



第一集的黄暴程度,就决定了《恶魔人》没法在公共平台与大家见面。顺便说一句,玻璃心就别看了,因为这可能是你看的第一部女主被肢解、男主被斩杀的动画。



不过把《恶魔人》当成黄暴的爽番看还是浪费了,汤浅费这么大劲不是为了教坏小朋友。暴力血腥的画面之下展现的是扎根于人性之中的原始罪恶。


恶魔聚集大量兵力进攻人类之后,一时间生灵涂炭,人类社会一片混乱。


濒临绝境,人类却并没能团结一致,反而释放出了人性中最黑暗的部分。


有的人软弱,还未开始抗争就选择结束。



有的人猜忌,举起武器对准身边的邻居、亲人、朋友、爱人……



有的人别有用心,借此机会铲除异己。



恐惧面前,人类丧失了理智与良善。


而冷静呼唤人性、善良的少数人却被视为站在全人类的对立面,被残忍地屠杀。



真不知道人类的敌人究竟是恶魔,还是人类自己?


就是这样一部动画,黄、暴、黑,汤浅一点也没手软。


不过比起动画,永井豪于1972年创作的同名原作漫画才真的致郁。



提起永井豪的名字,资深一点的漫迷都不应该陌生。他影响了后世许多作家漫画家和动画导演,极多手法都被后辈所借鉴。


他创作的《恶魔人》更是与手冢治虫的《怪医黑杰克》,池田理代子的《凡尔赛玫瑰》一起并称为二十世纪70年代三部影响最大的漫画作品。


《恶魔人》作为神作的神奇之处有很多,其中不得不提的就是永井豪在创作本漫画时的状态。


不同于一般作家下笔之前的严谨周密,永井豪在创作之初只会确定一些角色和大概的主题,凭着流动的意识感觉继续往下画。


这种手法有时候甚至会让作品中的人物脱离永井豪的把控。



举个例子,第一话永井豪本来是把男二画死的,当时追着看连载的小朋友都以为男二领了便当。


但是把男二画死之后永井豪突然不知道故事要怎么进行下去了,想想又让男二把便当吐了出来,结果第二话男二又跟没事一样复活了。


说起来有点玄乎,其实就是想到哪画到哪。


不知道是出于信任还是任性,永井豪大方许诺汤浅政明“你们弄成什么风格都无所谓”,汤浅政明也不客气,直接把时代背景从昭和时代搬至网络发达、智能手机遍布的当代社会。


由于时间有限,动画删去了部分哲学隐喻,并对结尾做了很大改动。



故事变得通俗化了,可是原作希腊神话一般的史诗感也因此流失了不少,令一些原作粉们大呼失望。


总而言之,动画版《恶魔人》够不上神作了,但是作为一部反思人性的佳作,它还是值得一看的。


不过还是要友情提醒三观未成形的小朋友谨慎观看,毕竟《恶魔人》的分级可是21禁哟。



网易新闻出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