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电子音乐联盟

新书推荐 | 《日本人口述"二战"史:一部日本平民亲历者的战争反思录 》

口述历史2018-08-11 08:06:40

口述历史

研究专论/书评书介/学术信息

《日本人口述"二战"史:一部日本平民亲历者的战争反思录 》

作者:[美]田谷治子 西奥多·F. 库克 

著作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01月 


1
内容简介

在“二战”中,日本对亚太地区造成了深重的灾难,创伤延续至今,然而日本官方从未对战争进行过有效反思。而与之相反,被拖入战争深渊的日本平民,在数十年后回顾那场战争时,用得更多的词是“难以启齿”“不堪直面”……
田谷治子、西奥多·F·库克著的《日本人口述二战史:一部日本平民亲历者的战争反思录(精)》堪称一部开创性的口述史,西方有名历史学家西奥多·F·库克夫妇通过实地走访数百位日本的战争亲历者,参考众多未曾公开的信件、遗嘱、日记、军用笔记、政府档案等,力图重现战争全貌。本书的受访者众多,从外交官到神风特攻队队员、731部队军医、战俘监管员、战犯、侵华士兵,从核弹受害者到记者、学生、“慰安妇”、在华商贩、画家等,他们都从自己的视角讲述了那场隐秘而绝望的梦魇:
731部队在华进行活体实验的真相;
在中国进行毒气战的具体细节;
南京大屠杀屠城惨剧详情;
日韩“慰安妇”所受过的屈辱;
神风特攻队队员自杀攻击心路;
盟军逼近,当局蛊惑百姓互相残杀的细节。
这些活生生的个体经历,直观地展现了以侵华战争为开端的战争冲突,是如何给包括日本平民在内的世界百姓带来深重灾难。这部口述历史也反映出日本官方观点与民间记忆的巨大差异。

2
作者简介

田谷治子(Taya Haruko Cook),福特汉姆大学玛丽蒙特学院的历史系教授,美国马里兰大学历史博士,从事历史研究三十余年,研究领域为日本文学、战争经历与口述史、日本女性史等。本书为其与丈夫的代表作,在写作过程中,作者采访了不下数百人,历经诸多波折才打开受访者内心尘封已久的战争记忆。通过本书,作者希望日本能够早日公开面对和反思“二战”,开诚布公地讨论“二战”相关话题,才能够阻止战争的死灰复燃。

3
目录

权威推荐
序言 日本为何从不反思“二战”?
第一部分 侵华战争
第1章 中国战场
乡村男孩上战场
南京大屠杀
够狠才能当领导
毒气战
第2章 大东亚梦想
“战争意味着有活干”
“我想为建立大东亚奉献力量”
满洲“拓荒”
深夜中的舞者
命途多舛的自由派
第二部分 必胜的信念
第3章 珍珠港事件
“看到新闻,我整个人都热血沸腾了”
“感觉像被泼了一盆冷水”
偷袭前夕
在满洲边境的战斗机机舱里
向南进发
致命的外交失利
第4章 征战东南亚
战时漫画
赶建泰缅铁路
“统治”东印度群岛
朝鲜籍战俘监管员
第5章 天皇的战士
“是你把他送进鬼门关!”
零式王牌
第6章 “来自东方的恶魔”
活体解剖的真相
“死在战场上是荒谬的”
嗜血“砍头”匠
731部队的活体实验
第三部分 日本本土
第7章 战时生活
面包坊的倒闭
一位农村新娘的生活重担
“黄色是失恋的颜色”
第8章 战争劳工
制造气球炸弹
毒打、毒打,还是毒打
毒气工厂
第9章 记录战争
亲历南京大屠杀
“洗脑”宣传
来自帝国大本营的报道
第10章 思想逆潮
思想犯
当局捏造了一切
第11章 战火纷飞的童年
战争游戏
第12章 艺术与娱乐
“我喜欢美国电影”
红磨坊的明星
“我们拒绝绘制战争画”
第四部分 败仗
第13章 惨败的军队
新几内亚的绿色地狱
杀死日本兵
玉碎塞班岛
第14章 沉没的舰队
荒海求生记
运输战
第15章 特别攻击
那些一去不返的志愿者
人间鱼雷
一名神风队员的新娘
听,海神的声音
第五部分 一亿玉碎
第16章 燃烧的东京
“浩子因我而死”
电话局的死难者
第17章 战火烧至冲绳
“我想走在没有炸弹的天空下”
“集体自决”噩梦
溃败的散兵游勇
第18章 落入敌手
举白旗投降
第19章 “一种可怕的新武器”
原爆中心800米外的哀伤
“我们无法为朝鲜人提供救济”
原爆当日的5张照片
“遗忘是一种幸福”
第六部分 沉默的结局
第20章 逆转的命运
满洲大逃亡
从万隆到饥饿岛
“军旅生涯很美好”
第21章 罪与罚
樟宜监狱里的死囚牢房
“他们怎么能说自己无罪?”
第22章 死亡的阴影
天皇的避难所
“我的孩子再也没回来”
第23章 战后反思
一切源于对中国的侵略
罪魁祸首
苦难冲绳
第24章 结局
在中国坐牢的日子
敌人的面孔
给战殁者的礼物
跟美国人追讨版权费
脖子上的割痕
天皇宝座的占领者
回到起点
致谢
关于译名及拼写的说明

4
免费在线阅读

活体解剖的真相

口述者:军医 汤浅谦


    他承认,自己战后曾在中国服刑,1956年被释放后返回日本。现在,他在东京荻洼附近生活,并就职于当地一家诊所。
    我父亲曾在东京下町实习。1941年3月,我也成为一名医生。那年秋天,通过考试的我成了一名临时军医。事实上,参加那场考试的所有人都通过了,因为打仗不能没有军医。1941年12月,我进入北海道旭川市的第26联队,并在2个月内被提拔为陆军中尉。可以说,我们是一群享有特权的精英,似乎我们和其他人不一样。
    很快我被分派到中国山西省南部的一所市立医院工作。1942年1月1日,我到达那里。3月中旬,山西依然很冷。午饭之后,院长西村中尉将7~8名军医、1名会计人员、1名药剂师、1名牙医及医院的军官召集到一起。他将病房管理者和几位妇人清除出场,然后说:“我们要进行一次手术,1点钟再集合。”我毛骨悚然,当然这不是因为天气。在来日本前,我就听闻他们会进行活体解剖。
    医院大楼毗邻一处庭院和一座被征用的中学大楼。我们的病人、近100名医院雇员、10位护士、50~60位技术人员及一些士官就住在里面。我是一个对上级言听计从的人,或者说我“惟命是从”。靠前次集合的场景我记得很好清楚。当时我借口手头有要事处理,到得有些晚。通常情况下,现场会有很多中国苦力,但那一个都没有。尽管在场的人都故作无知,但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
    门外有一个哨兵守卫。我打开门的那一刻,他向我敬礼。之后,我看见军医大佐小竹先生和院长西村便立正敬礼,他们也平静地向我回礼。接着,我走到直属上司平野先生身边。我注意到院长身边有2个中国人。其中一人身材强壮,脸颊宽大,30岁左右。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脸色平静,毫无畏惧。当时我就在想,他一定是个共产党员。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40岁左右的农夫,衣衫褴褛,像是被人从田野里直接抓来的,神情似乎很绝望。3个医护人员手握步枪站在那里,此外现场还有15~16名医生。
    你或许会以为当时的场面很好恐怖,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它和其他例行手术无异,但对我而言很陌生。我以为杀死这些人一定是有原因的,但当我问平野先生时,他只是回答:“我们要杀光八路军。”我假装明白了他的意思。来自日本红十字会的护士也全都面带微笑。
    院长说:“开始。”一位医护人员将较年轻的那个男人推到前面,后者平静地躺下。我以为他已经听天由命,但事实绝非如此。一般情况下,中国人不会像他一样对我们怒目而视。他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并坚信中国终将胜利,残暴、不公的日本必将受到惩罚。他虽然没说,但一切似乎不言而喻。这些我从未见过。
    我被分配到另一组。一位医护人员命令另一个中国人到前面去,但后者奋力挣脱,并大喊:“不!不!”那位手持步枪的医护人员不如农夫动作敏捷,而我则是一个新人,刚刚奉命加入。作为一名军人,我很好在意尊严。院长正注视着我们。我从未认真想过,如果这个人死了,他的家人该怎么办?我想到的只是,衣着得体的我和穿着破烂的农夫争执起来会有多丢脸。我想表现一下,就用手推了他一把,说:“往前走!”他似乎蔫了,或许是因为我大声呵斥他。我为自己感到骄傲。但坐在手术台上的他仍不肯躺下,大叫:“哎呀!哎呀!”他仿佛知道,一旦自己躺下便会被立即杀掉。一个护士用中文安抚他:“睡吧,睡吧。”“睡吧,睡吧。给药。”她继续说。压迫者的中文都带着这样的口音,好像是说:“你肯定能听懂我说的话。”他躺下后,那个护士甚至比我还要自豪,咯咯地笑起来。恶魔的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它面带笑容。
    我问负责给他进行腰髓麻醉的医生:“如果这个人不肯给注射部位消毒怎么办?”他答道:“你在说什么?我们要杀了他。”过了一会儿,一个护士捶他的腿问疼不疼,他回答:“不疼。”但当他们试图让他吸入三氯甲烷时,他开始挣扎。我们在场的所有人一起把他按住。
    首先,两个医生负责切除阑尾手术。另一个男人有阑尾炎,阑尾肿胀且已经变硬。但这个人的阑尾没有问题,所以很难定位。医生们做了一个切口,但又需要割开另一处,直至找到他的阑尾。我记得这些。
    接着,一个医生截掉了他的一条胳膊。当一个人胳膊中嵌有弹片时,你就需要知道如何进行截肢。你必须用一个止血带,止住一股又一股鲜血。之后,两个医生练习缝合肠道。如果士兵的肠胃被子弹刺穿,这类手术就是必需的。接下来是割开咽部。如果士兵咽喉受伤,血液会聚集到那儿,阻塞气管,这时你要割开喉咙。在此,我们用一个特殊的钩型工具切入气管,钩开血块,而后取出,留下一根管子,血液便会涌出。全程需要近2小时。你需要一次全都记住。
    很终,所有医务部的医生都离开了,护士也随后离开。只有院长、医护人员和我们这些本医院的人留了下来。我参与解剖,瘦小而年老的人已经死去,但另一个坚毅的男人嘴里还发出“嘿,嘿,嘿”的喘息声,十分强烈。于是我们打算把他扔进身后的洞里。院长用注射器往他的心脏里注射空气,而另一个医生和我试图用绳子把他勒死,但他还是没有死。很终,一个老士官说:“尊敬的医生,如果你给他一剂麻药他就会死去。”后来我们把他扔进了洞里。这是我参与的靠前次活体解剖手术。
    日本侵占的中国领土仅仅是一些点和线的集合。如果一个人得了阑尾炎,你不能把他送到医院。他的阑尾需要在前线摘除,但那里外科医生数量不足。即使是眼科或儿科医生也不得不学会这个手术,由于他们不知道怎么做,所以就要练习。对于不在中国的日本医生来说,靠前要务是治疗疾病,但在中国的我们则不然。战争爆发时,军官可以给他们的士兵下达命令:“军医可以照顾伤员,冲啊!”我们是军队战斗力的一部分。让士兵知道受伤后有军医为他们医治,显然能鼓舞他们冲锋陷阵。
    P115-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