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电子音乐联盟

列侬也认可她:小野洋子的妹妹是怎样的艺术家?

artnet报道2018-06-05 16:45:44

小野节子(Setsuko Ono)。图片:© Yulliko Saito


今年的伦敦艺术圈率先迎来了一位艺术家的首次个展。日本艺术家小野节子(Setsuko Ono)将带着自己的雕塑和绘画作品第一次在伦敦亮相,将分别于2月16日及3月13日在大和英日基金会(Daiwa Anglo-Japanese Foundation)和Asia House进行两场个展。


小野节子很早就开始了自己的绘画生涯,在1986年时她那位著名的姐夫约翰·列侬还曾鼓励小野继续追求自己的艺术事业。作为小野洋子的妹妹,她一直在世界银行担任管理人员达30年之久直到2003年退休。这位来自华盛顿的艺术家从退休后才真正开始展示自己的作品。


除了在银行工作外,小野节子也在华盛顿受到过正统的艺术教育。她的作品首先在第八届哈瓦那双年展上亮相,并先后有14件作品成为哈瓦那、巴尔的摩、日本的公共广场、公园和建筑中的永久雕塑。


大和英日基金会和Asia House都将展出她的钢雕和混合媒介绘画。大和基金会是一个以维护日本和英国两国关系为主要目的的机构中心,从那里可以眺望伦敦的摄政公园,而Asia House也是以关注亚洲为重点的英国机构。这两个展览都将通过VR的形式让观众体验到艺术家在海外的一些公共艺术装置。


我们和这位小野女士进行了交流,谈论了她的一些户外雕塑作品,以怪异的3D钢材剪切和周围的自然环境相互映衬。

小野节子,《梦》(Dreams,2012)。图片:© Ken Shimizu


artnet × 艺术家小野节子


约翰·列侬曾鼓励过你追求自己的艺术事业,但你也提到过自己曾受到另一位艺术圈传奇人物约翰·凯奇(John Cage)的影响。后者对你的创作过程有怎样的影响?或是对于你的作品来说?你在创作时会听音乐吗?


我有时候听音乐,有时候不会听。我很喜欢寂静。约翰·凯奇的《4分33秒》因为它的寂静而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当时在舞台上有整支乐队坐着,但没有一丝声音。我当时坐在第一排,听着观众咳嗽、晃动着坐立不安、然后是音乐。因此,我的艺术作品也是安静的,但很多时候都会随着风而运动,尤其是那些钢材雕塑。我用的是非常薄的钢材,所以雕塑会在阳光和月光下舞动。


根据那次的经验,我也相信艺术应该包含着真正的时间,需要我们做好最基本的规划。日本作曲家一柳慧(Toshi Ichiyanagi)向我解释了音乐会背后的哲学。


2017年,在我成为艺术家很长的一段时间后,我意识到自己即使没有读过凯奇的理论或是听过他的作曲,我都已经沉浸其中。艺术创作的过程是很美妙的,你可以自由地跟随自己每一刻的情绪自由表达。然而,这也同样很有风险。每件艺术作品就像是一个大赌局,你越是提早做准备做计划,最后的作品成为一件灾难的风险也会降低。很多有创造力的作品(不仅是视觉艺术还包括科学发现)都是非理性的,终端产品也无法事先规划好。

点击下方图片获取详情




你在雕塑中所使用的剪切技术让人想到了马蒂斯,当然他也是受到了很多非西方艺术的影响。你是否受到了马蒂斯或是其他艺术家的影响?


我很喜欢马蒂斯,但我并没有下意识地去接受马蒂斯或其他艺术家的影响。我倒是可能无意识地受到很多不同艺术家的影响。实际上,在我开始用钢材创作雕塑很久之后,原美术馆(Hara Museum)的主席曾将我的这种剪切技术和日本传统的剪纸技术(Kirie)作比。

小野节子,《海洋》(Ocean,2011)。图片:©Naoyo Harabusa


你什么时候开始用钢材这种材料的?


1995年伊始,最开始的一些作品都是在探索用钢材做雕塑的本质、各种可能性以及各类技巧。而最后,我终于找到了能和我的艺术理念完全契合的雕塑材料。


使用钢材的话,可以让“我“的成分在作品里减到最小,并且不会和空间形成冲突。我的雕塑是与人、与周围景观一起分享这个空间,而不是圈出了一块只属于自己的空间。(作品)不会对观者的想法形成威胁,也不会将情感强加于他们身上或是强行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相反,钢材作为一种媒介让我能够透过雕塑来传递一种轻盈感、精致感和律动感,这是石头、木头、铜或是塑料等材质无法完成的。这种材料可以表达想法和情感,对人们产生刺激,让他们记得生命的奇迹,它的温度、美丽和愉悦。


钢材一般会被用来表现厚重、充满力量的大体量概念,让作品从环境中显得截然不同。但我使用了钢材,而且是将作品整合或是融入周遭环境。这压根以来,雕塑本身就从情感和视觉上扩大了已有的空间感。


我对钢材的使用非常节制。目前为止最高最大的一件的雕塑作品也没有超过1200磅。我的雕塑作品从本质上来说是二维的,让人感觉那是一片巨大的树叶或是花瓣。不过,随着雕刻出平面的波动或将几个平面进行并置后,它们就变成了风中的树叶和枝干,获得了一种运动状态和三维立体效果。


小野节子,《下方的卫城和升起的月亮》(Acropolis Down Under and Rising Moon),2015。图片: ©Chan Chao


能否跟我们聊聊创作的过程?


我做雕塑的过程很特别。我没有什么蓝图或是计划。我一开始就会着手在一片金属上画画。然后,我就会进行剪切、将材料弯曲、焊接,在这过程中决定下一步做什么。


而对于那些公共雕塑,我会先画一幅作品整体的样子,但不会画上具体的制作计划或是草图。和很多雕塑家不同的是,我会亲自到工厂里,在那儿呆上一天8小时监督那些专业技术人员。那些较小型的作品我则会在作品慢慢形成的同时进行创作。在制造过程开始前,我会有一个总体的设计,但其他的决定都是每天在现场一点点做的。


你的绘画好像更具有政治性。这是你近期作品的一个特征吗?为什么?


不是,这并不是我艺术创作的方向。有些国际事件让我看到很气愤,因此我必须要把它们画下来才能解气。

小野节子,《Resistance to an overwhelming Force Panel:Palestine》,2009。图片:©Jean-Pierre Théreau

小野节子,《移民》(Migrants),2016。图片: ©Chan Chao


小野节子的雕塑和绘画作品将于2月16日-3月9日在大和日英基金会展出;3月13日至24日在AsiaHouse展出。


文:Naomi Rea

译:Elaine


点击下方图片获取详情




artnet微信平台是由Artnet全球有限公司独家授权的平台,任何出版机构或微信公众号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artnet微信平台或翻译来自artnet News网站的文章,否则权利人将根据知识产权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artnet创建于1989年,总部位于纽约,是世界第一家上市的艺术品交易研究网络平台,其宗旨是致力于提高艺术市场的透明度。artnet开发的全方位产品用最完整的艺术品数据库和藏家网络,为顶级银行、保险公司、艺术机构及收藏家服务。

artnet新闻是一个一站式艺术资讯平台,围绕全球艺术市场的热点事件、趋势、人物,全天候不间断提供业界最权威的调查分析和深入评论。联系我们:xinxi@artnet.com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artnet
立即传送至artnet阅读更多全球艺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