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电子音乐联盟

汤浅政明Anitama专访: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

Anitama讲道理2018-09-28 14:45:07

图片来源:《春宵苦短 少女前进吧!》


欢迎关注Anitama订阅号!


汤浅政明监督的两部动画电影《春宵苦短 少女前进吧!》和《宣告黎明的露之歌》将于今天在哔哩哔哩动画上线。配合此次上线,Anitama放出于10月26日在东京国际电影节《春宵》上映后对汤浅监督的采访,问题主要针对《春宵》。本采访也感谢同时出席的《四叠半神话大系》死忠粉,ANIME NOW!记者理查·艾森柏斯的大力协助。ANIME NOW!和Anitama商量决定共享采访内容,后半为理查就《四叠半》和《春宵》对于汤浅监督的采访。


——汤浅监督您好。我之前也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欣赏了您今年的两部剧场作品。而中国地区的视频网站哔哩哔哩也将在11月1日上线这两部作品。今天由于是《春宵苦短 少女前进吧!》的映后会,问题会主要针对《春宵》。那么请您多多关照。

汤浅 请多关照。

——一上来先问您一个比较基础的问题。《春宵》原作小说的时间线是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在剧场版中却浓缩为一晚上的故事。这是出于怎样的目的?

汤浅 毕竟这是一个电影企划,而我觉得一部电影肯定得是“一部”电影。毕竟对于日本电影而言,短篇拼盘是很难获得成功的。有时我们看一个拼盘会觉得里面某一个短篇不错,但这个短篇再怎么不错肯定也比不上100分钟的完整长篇。这是日本人对于短篇拼盘的成见,所以我觉得还是得弄成一部完整的才行。加上我很喜欢这部作品的标题,于是就希望把故事情节往切题处理。所以我想,改成一个姑娘走一晚上的故事应该挺好。

——那您在把原作如此改编的过程中,感觉最难的是哪方面呢?

汤浅 那肯定就是要怎么去理顺这强行塞入一晚的故事逻辑(笑),而这和原作的主题也是相通的。原作的精神讲究“多余的,无聊的东西其实是很美好的”,于是那些认认真真的,争分夺秒的人反而一个一个堕入不幸深渊(笑)。而先辈也是这样的,他只考虑自己的事情。反过来,把自己的时间给予他人的少女,既使得别人开心,又让自己也获得了丰富的人生。而这也就是这部动画作品的内在逻辑,其和原作的主题是相通的。

——您提到了少女的性格。从我一个外国人看来,森见老师的作品虽然很多以京都为背景,在文化层面非常日本特色。但是包括少女在内的许多主要角色的性格,反而不怎么“日本”。不知道您在这方面是如何掌控少女性格描写的?

汤浅 我创作时其实也不是特别摸得清她的性格(笑)。原作的写作时间已经是十多年前,和现在的时代也不尽相同。然后我考虑到现在的女孩子的状态,就觉得可能不能把少女刻画得太有女性味道。某种程度上说,我想把她塑造成比较现代的女性。特别是制作动画时,其实大家都想画这样的姑娘(监督摆了一个类似下图的可爱姿势)。

大家都想把女孩子画得可爱。但我觉得这不行,我需要的是一个更为锐利直爽的,多少有点类似《四叠半神话大系》里明石那样的感觉。这是我们刻画少女这个角色时所持有的意识。

——您提到原作是十多年前创作。而我听说过,《春宵》这部作品迟迟放到今年才动画化,是因为《四叠半神话大系》大获成功才得以立项。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会有更多?如果您从森见老师的作品中挑下一部想要动画化的话,会是哪一部呢?

汤浅 森见老师的原作如果要拍动画,每一部拍起来必然都会很难,但做起来肯定也会很开心。所以我是很跃跃欲试的。但是说“最想”的话,我们知道森见老师早期的作品有三部曲。三部里面的《四叠半》和《春宵》都已经动画化了,所以我想剩下那一部大家肯定都很想看吧(笑)。

——非常感谢您透露的信息。说来把一年的故事改成一晚上,恐怕也有重视一部作品需要一气呵成的“气势”在里面。而《春宵》的高潮部分非常炸裂,感觉很难靠理论,而是靠才能和气势爆出来。能否请您谈谈高潮部分的创作思想?

汤浅 你都说了不是靠理论,这要怎么用嘴说出来(笑)。但某种程度上,我心里是有一套理论的。比如先辈的脑内世界既然要上电影,那会场肯定也得造大点,开会人数也要多点,要壮观。然后我希望把我阅读小说原作时的那种“感觉”用画给表现出来。少女说酒好喝,你要是真人版的话,演员给一个好喝的表情就行。但是放到动画里,我就得用画来表现她是觉得好喝。所以她身边蝴蝶飞舞,背后空间扭曲拉长。

——您提到了还原您的“感觉”,高潮部分那些扭曲度极高的作画,似乎不易用语言进行传达。在您和作画人员交流过程中会不会遇到一些困难?

汤浅 这么说吧,我前面说了,我觉得我自己是根据自己的一套理论在做片。但是,除非是和我常年共事的那几位,不少人还真是很难理解我那套理论(笑),特别是第一次共事的人确实会比较辛苦。基本上,人在脑子里思考的画面都是直线式的,但实际眼里看到的风景就是扭曲的,动起来的时候东西其实看得就是不那么清楚的。所以那些扭曲的、模糊的东西其实本就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之中,我要做的是把它们画下来,把这种“意思”给表达出来。

——高潮部分有很多大平晋也负责的原画,您给他提了怎样的作画要求?

汤浅 大平君是一个能把任何东西都画得非常壮观的人,我就把脑内会议的大戏码都交给了他。或许大家对我有一种我会鼓励搞事的印象,但其实对于大平君我是站在阻止他的立场上,我给他提的要求就是“别画太恶心,尽量简洁点,可爱点”。然而阻止得不是很彻底,还是稍微有点小恶心对吧(笑)。

——《露之歌》高潮部分的核心镜头应该是爷爷撑伞遮阳的逆光一卡。您觉得对于《春宵》而言有没有这样的代表性一卡?

汤浅 这我得想想。感觉很难选,但非要选的话我会选最后的跳跃飞空,还有少女最后得感冒一样瞬间变红,都是不错的卡。不过我个人的喜好一般是那种安静的短场面,是场景层面的,具体到某卡或许有点难。

——您今年的两部剧场版动画是继《心灵游戏》以来多年后再次涉足电影。这次您在电影创作方面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呢?

汤浅 我确实很久不做了,一开始都很不习惯(笑),所以是一边做一边找回感觉。但是电影有趣就有趣在观众的感想可以当场直接反馈给我,而且也有票房这样的比较明晰的结果。这次经历的心理体验我都会利用到下一部作品之中。而电影也是一种让更多的人看到我作品的方法。

——非常感谢。说来听说您为网飞制作的《恶魔人》已经快要完成了,能否请您在可能的范围内,告诉我们之后您希望挑战怎样的下一部作品?

汤浅 今年的《露之歌》是我以拓展观众群体为目标而做的挑战,我已经看到了结果。所以接下来我会希望能够进一步拓展,做出能够让更多人有机会享受的作品,这是我将要挑战的方向。另一方面我的企划并不止一个,另外还有更加偏严肃的原创企划,以及我自己比较喜欢的描写日常平淡点滴的企划等等,我手头有多个企划正在同时进行筹备。

——非常感谢。最后请您给中国粉丝说两句吧。

汤浅 在中国,大家应该很少有机会看到我过去的作品,所以希望能以这次中国上线为契机,有更多的中国粉丝来看我的作品。而之后我制作作品时也会把中国粉丝纳入我的目标观众之中,希望大家能够给我始终如一的支持。

——非常感谢,接下来请理查继续。

理查 我的问题全部涉及同一个主题,那就是《四叠半》和《春宵》之间的关系。首先我想问您,有很多《四叠半》角色出现在《春宵》之中,您能否告知一下这两部作品在时间线上的关系?

汤浅 基本上可能是平行的,而我是根据原作成书的顺序来考虑两者的先后。讲真,森见老师在这方面也是有意写得难以捉摸(笑)。《四叠半》给人一种又可以解释成时间循环,又可以解释成平行世界的感觉。实际上《四叠半》和《春宵》的关系看起来好像是同一世界,但是主人公则是不同的人物,原作里就有这种独特的气氛存在。所以我也是根据同样的感觉去给动画定位,而按原作来就是《太阳之塔》《四叠半》《春宵》这样的顺序……

两人 哦哦。

汤浅 (停顿三秒)……吧?(大笑)

理查 懂了(笑)。那《四叠半》和《春宵》在主题上的联系又是怎样的呢?

汤浅 基本上就是主人公没法直率地说话,而这是知识分子所特有的“绕远路”状态。《四叠半》在这方面没有做太明确的描写,但《春宵》里明确说了,主要原因就是学业不顺,自尊心比较强,不能容忍那些无聊的事情。但是反过来,这种无聊的事情中就包含有大学生活的亮点,包含有一种人生的乐趣。这就是《四叠半》和《春宵》在主题上的共同点。

理查 在《春宵》和《四叠半》中都把时间作为一个重要因素进行刻画,能否请您谈谈这方面?

汤浅 很偶然,《春宵》里面也有提及时间。关于时间,大家都会有很多考虑,而对于时间的利用就会联系到刚才提过的“浪费”和“无聊”。你说,一个认真活着的人怎么会去做无用的事情呢(认真脸)。但是无聊的事情干起来有意思啊,这里面是有自我开拓的可能性的,人生会由此变得更为快乐。而这和我自己的经历也有些像,我自己也是到高中为止都非常努力,本来打算高中毕业后立刻成为动画师,但后来一想还是得上大学。结果我就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进了大学,结果就发现,在大学里我的可能性得到了很大的拓展。大学是一个自由的,或许是大部分人一生中最为自由的时代。我在大学里也学会了很多百无一用的事情。但是托大学的福,我的视野开阔了很多。不知道这个算不算回答上了你的问题。

理查 没问题!说来两个故事都有樋口和凉子,您怎么看这两位的恋爱关系?

汤浅 我觉得很有意思。原作其实没有给出答案,但是动画里给了点答案。我就觉得樋口有点冷淡,羽贯好可怜。但她又是个爽快的酒鬼,似乎感觉也没有那么在意。但我总觉得她挺可怜的,樋口怎么就这么冷淡呢(笑)。

理查 这两部作品中您最喜欢哪个角色呢?

汤浅 我喜欢小津,然后换一边的话就是旧书神,我比较喜欢这种搅来搅去的角色。然后我要代入感情的话那就是学园祭事务局长,他明明自己很想下场一起玩,但是身居管事的立场又不方便,这份辛苦和我自己有点像(笑)。

理查 刚才您也提到了,如果挑下一部要动画化的森见作品您会挑《太阳之塔》?

汤浅 我想有机会的话吧,想做肯定是想做的,其实说不定已经在做着点什么了(小声)。

两人 哦哦!

汤浅 不过,我其实也想有点意外性,也可能做别人不会做的,大家都想不到会动画化的试试。

理查 在《四叠半》和《春宵》的制作过程中,对您来说有怎样的成长?

汤浅 慢慢地有点长进吧(笑),各种方面都获得了提高。《四叠半》因为是20多分钟的TV动画,所以可以做得极端点,画风设计的很极端。相比之下,《春宵》其实制作得更为普通,但是这个差距不容易让人注意到。我举个例子,这次《春宵》是电影,我就想拿《四叠半》那种画风来让人看一个小时这实在有点折磨,于是就选择把画面弄得更为易看。然后也是因为电影,《春宵》音乐的选取制作也更加细致一些。

(完)


精彩内容推荐(请点击以下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