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电子音乐联盟

她存在于江湖,却高于江湖

深焦DeepFocus2018-09-15 08:23:57





 竹林倩影舞侠姿 

 空山禅光展轻尘 

 ——记徐枫 



文/武侠小王子

编/章三



在2018年的北京国际电影节展映中,徐枫成为整个华语电影单元最具年代感的名字;曾经影响父辈一代人的“武侠女王”终于春暖北上,为影迷们奉献一场奇幻古典的武侠盛宴



说到徐枫不得不提到武侠宗师胡金铨,作为胡导演的御用侠女,她不仅是胡氏电影中的侠义之魂,更是台湾武侠的一块门面;回望徐枫15年的电影生涯中,几乎成就了70年代台湾武侠的半部影史。在竹林内,她为胡金铨最利之剑;在古刹内,她是禅宗最灵之狐;在山野间,她是最凶之厉鬼;海潮退却,她更化身抗击巾帼英雄,痛击沿海倭寇。


或许侠姿傲骨的渲染下,我们多以冷艳清丽来定义徐枫的表演风格;在甄别徐枫的表演类别时,很多人总拿她与海峡对岸的香港功夫女王茅瑛进行对比,但徐枫气质的层次感却远超其他同龄女侠。比起茅瑛的硬气和决绝,徐枫于冷艳之内更多了一份古典美,比起同时代的大师姐上官灵凤,徐枫与古典之外多了份近乎幽怨的神秘,这让她在武侠影像中张弛有度、收放自如。在古典气质的点缀下,徐枫更延续了千年儒家之道统,把仁义礼智信的侠义理念放逐于电影内,拂衣藏功名的高洁气节更见侠隐风采


徐枫与导演胡金铨


武侠大师胡金铨在1966年完成《大醉侠》后,随即怒离邵氏、远赴台湾,在宝岛肆意构建自己的武侠拼图,在确定了其武侠电影头牌的地位之余,更给台湾武侠注入了远超于前的生命力。《龙门客栈》对胡金铨的意义实不一般,它不仅刷新了台湾院线武侠片的票房纪录,更开创了一个属于儒学的武侠新体系,其中白鹰、韩英杰、石隽皆能为他所用,豪杰奸臣在水墨画构图中典雅动人、入木三分。而处于核心圈之外的17岁少女徐枫,得到了胡金铨和副手屠忠训的共同赏识。当年,徐枫17岁初长成,便以长剑示人、化身为刚烈女侠,为除去不可一世的曹少钦立下赫赫战功,无奈三位主演的高光表演几乎抢夺了徐枫初部武侠剧的所有风头。


庆幸的是,三年之后徐枫便主演了改变一生命运的武侠长片《侠女》。因胡金铨在《大醉侠》和《龙门客栈》中积攒了深厚的国学功底,3个小时的时长也让胡大师把侠义情怀于此片尽情挥洒。《侠女》展现了神鬼故事包裹下一个个生动跳跃的灵魂,与《龙门客栈》一脉相承的儒家理念则更符合当年宝岛的正统价值取向。而我们很难想象20岁的徐枫在《侠女》中展现出超群的表演天赋,由她饰演的忠烈之后杨志云,冷峻果敢且武功惊人,既保持了隐侠的神秘特质,更于大义前斩断情丝羁绊、眉宇间且容不下半点柔情,与胡金铨对侠女臆想和审美的高度统一,以至于徐枫得以在后来电影中取代了上官灵凤,与儒侠石隽共同成为了胡氏“文人武侠”体系的最佳代言人。


《侠女》海报        


随着于《侠女》和《龙城十日》的巨大成功,接踵不断的武侠片约亦蜂拥至这位年轻女侠眼前。与徐枫搭戏的演员中不乏超级大腕;不论与徐增宏王羽合作的《一夫当关》、还是拼凑《迎春阁之风波》客栈江湖的一粒明珠,徐枫皆于武侠世界超然独立且不失存在感;要说徐枫对台湾电影的贡献,或不仅在她的单个角色中,由徐枫引领的冷女侠特性更开创了台湾武侠片的一个新人格。在脱离了60年代末田鹏与韩湘琴的双侠辉映的模式后,对女性角色的高度重视更凸显在徐枫之后的武侠片中。


值得一提的是在胡金铨的《迎春阁之风波》中,由李丽华徐枫引领的女英豪群像更如一阵旋风冲击着男权主导的台湾武侠市场;电影中的徐枫一去昔日果敢正气,刁蛮任性的狠辣蒙古郡主在她的冷艳加持下,更显得寒气逼人;加上其原有个性中的矜持与妩媚,在客栈之狭隘空间内更加徐枫演技的层次感。在胡氏女侠间的对峙中,我们亦被徐枫巾帼英姿所震撼,那份傲气的震荡持续感增添了胡金铨儒雅外的一份刚烈,以眼杀人、未尝不可。


如果说胡金铨为徐枫的伯乐,那么副导演屠忠训堪称徐枫的贵人。在这位电影人的短暂生涯中,单与徐枫便合作了《龙城十日》、《猎人》、《黑道行》和《刺客》四部武侠片,而徐枫无一例外成为了剧中最耀眼的存在。不论是《龙城十日》的抗蛮巾帼,还是《刺客》中的孤独烈女,皆如为其量身定做。屠忠训在异世界成就了这位侠女的江湖传奇同时,更带给了徐枫第一座金马影后。当然1976年《刺客》于金马奖的成功,更像是对她个人风格化表演的充分肯定;这也让台湾电影业内对江湖女侠有一个最形象的框架认知,她不同于韩湘琴的娇媚气,也不同于郑佩佩的侠骨柔情,她存于江湖、却高于江湖,于刀剑中显高贵,于竹林内显出尘。


带给徐枫金马影后的《刺客》


经历了近10年的磨砺后,徐枫初出茅庐的棱角早已被多个角色打磨至收放自如,她身上更展现出其他侠气皆不具备的多元化表演潜能。或许在很多人看来,因为《侠女》的太过于成功,这会是她一生角色变换的禁锢,但直至1979年与恩师胡金铨在《空山灵雨》和《山中传奇》两部作品的惊艳合作,之前的猜测和假设彻底沦为了空谈。在《空山灵雨》中,徐枫饰演的女飞贼白狐更如胡金铨美学思想的传达者;白狐在传导禅意之余,本身更经历了一次轮回般的禅修,最终白狐剃度出家、遁入空门,知行合一完成了胡金铨禅宗理念的大圆满。庆幸的是,徐枫狡黠灵性之演绎与电影中不动如山的禅意动静相宜,其表演的超脱感更完美融入恩师的东方哲学影像体系,成为普照佛光之外的最惊艳之灵动。


比起《空山灵雨》的灵动韵味,《山中传奇》的徐枫更让邪气完压张艾嘉、石隽等众人,且几乎以一己之力倾覆了胡金铨构建的谧静禅意世界,《山中传奇》中的徐枫已完成了风格上的深化与蜕变,徐枫饰演的乐娘更以妖野残酷的女妖形象彻底颠覆了世人对她的固有认知。在这个极具突破性角色的背后,亦显露出这位新晋影后对自我表演状态的完美拿捏;在妖媚之余炉火纯青、在狠辣之外超凡脱俗。或许《山中传奇》正如一面魔镜,把徐枫本我的一面照映了出来;她正邪融于一体的气质,让无数异性为之着迷,深陷于被魔女蛊惑的每一帧影像瞬间。


《空山灵雨》《山中传奇》海报


在徐枫方法派演技逐渐成熟的背后,对电影的理解力早已不同往日,而冥冥中电影照进现实,成为她改编后半生的命门。在1980年陈耀圻导演的文艺片《源》中,徐枫饰演清末大陆赴台的第一代创业女性,其含辛茹苦、隐忍决绝的形象更打动了无数台湾观众,巧合的是徐枫与影像中的角色特质无一不与她当年的现实人生相互映照。在丈夫远走、身欠巨款的灰暗30岁,第二座金马影后些许能给她事业上的慰藉,但收获了此生挚爱汤君年却成为了她一生中最大的财富,至此徐枫与汤君年喜结连理,开启了她第二段传奇人生。


在80年代武侠电影由盛转衰之际,徐枫在光影沉浮中急流勇退,见证华语武侠电影最高峰的一代传奇就此阔别台前,退出胡大师的儒侠天地。1984年,汤臣电影公司成立,在徐枫的掌舵下汤臣成为推动华语电影的重要力量;即便今天徐枫早已年过花甲、功成名就,作为汤臣集团的执剑人,电影却成了她一生中最难割舍的羁绊。在1975年戛纳电影节赢得满堂彩之后,电影第一次给了徐枫艺术上的荣耀,在颁奖现场她被拥抱亲吻,成为西方电影人仰慕的东方玄秘力量;直至1993年凭《霸王别姬》再携陈凯歌、张国荣重返戛纳,徐枫又一次站在了巅峰,这18年的轮回既像徐枫于华语电影界的涅槃重生,更给了华语电影的另一座难以逾越的丰碑。


《霸王别姬》在戛纳获金棕榈奖


近几年,徐枫女士着力于对华语老电影的修复,这让诸多经典华语电影重现于世,于各大影展和电影节重现生机。其背后包含了对恩师胡金铨答谢之意的同时,更有她对电影倾注一生的爱。对于67岁的徐枫而言,2017年的台湾金马奖终身成就奖似乎来得有些早,在颁奖台上她与张艾嘉相拥祝福,35年的幕后电影人生只在弹指之间。比起对徐枫弱冠之年飒爽英姿的肯定,终身成就奖更像是对她一生之于华语电影卓越贡献的致敬。


从1980年算起,一代侠女离开荧幕已有38年,但在现实中关于电影的侠义之举依然让后辈敬仰。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们相信在今后几年,会有更多老武侠佳作重见天日;伟大的电影征程仍在延续,女侠不老,电影梦不止



-FIN-


点击关键词查看往期精选


今天与梅尔维尔一道孤独

考里斯马基贾樟柯蔡明亮

维伦纽瓦马勒大卫·芬奇|张艾嘉

汤浅政明帕丁森法国新生代演员

瓦尔达克鲁佐库斯图里卡文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