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电子音乐联盟

春宵苦短人生如梦,那不如跟着我喝酒吧!

星球好事者2018-11-09 11:32:45

在地球生活的第675798777天



在动画片《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的第71分钟,上世纪20年代的《凤尾船之歌》响起,伴着一头黑色头发的元气少女在一夜中穿梭了春夏秋冬。


豪饮少女即将开启拼酒之旅


“少女啊,人生苦短,快去恋爱吧

/ 趁一抹红唇尚未褪色

/ 趁一腔热血尚未冰冷 

/ 明天就没有这样的好时光了。”



汤浅政明的这部动画片从一杯传说中的“伪电气白兰”开始,喜爱喝酒的少女为了寻找传说中的酒,开始了鸡尾酒畅饮之路,她一路与人斗酒,从峨眉书房,到玫瑰色人生、下鸭幽水庄……当这些半梦半真的名字撞上京都,混合上酒精,更增加了一点不真实的意味。


从左到右:玛格丽特、莫吉托、红粉佳人、自由古巴


在日本奈良小说作家森见登美彦(也就是《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小说原著作者)的笔下,京都是一个天狗、狸猫和人类共存之地。当我在一个下着细雨的冬日夜里,踏上先斗町倒映着五颜六色灯光的石板路,才发现现实中的京都意外地充满了烟火气与市井味。


夜色中的先斗町


从地图上看,先斗町毗邻鸭川,北达京都市役所,南至四条桥。这片区域连同附近的真町、木屋町,是京都的夜生活聚集地。《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中,一行人拼酒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准备好了吗?拼酒开始!


河岸边满是窄小的巷子,密密麻麻挤满了各色各样的餐厅和酒吧,左突右冲总能冒出新的店面。似乎京都一半的人口都走在了街上,不疾不徐、接踵摩肩,寻找着消磨接下来半夜时光的处所。夜色中,亦有标准日式风格的咖啡馆,贩卖咖啡因也贩卖酒精,更在玻璃门上用清楚明白的英文告诉大家:这里分享故事。


一间卖啤酒、分享故事的咖啡馆


我原本想复制少女的足迹,用一夜的时间畅饮京都的酒吧,到了先斗町才发现自己显然远远低估了现实世界与二次元之间的分野。汤浅政明把四季的追逐浓缩在了一夜,而现实中分布在鸭川岸边的酒吧少说也有几十家,一场浮光掠影的旅行远不能让人一次性体验完全。


我从临近京都市役所的Bar Fishbowl开启了酒吧之旅。它位于一栋楼内的七层,酒保有两位,一张东方面孔、一张来自西方。两个日本女孩坐在吧台的一边叽叽喳喳聊天,吧台的另一端坐着一位独自从洛杉矶前来的女孩,拿着素描本描描画画。她说自己买了晚上11点的电影票,想要在入场前让自己进入微醺的状态。我点了一杯以Gin酒作为基酒的鸡尾酒,觉出果汁和酒精的微妙比例后,意识到这个美国女孩若是想要如愿,估计至少得喝个五杯。


Bar Moonwalk的小招牌,以价格取胜


类似的酒吧在京都不在少数,比如这家曾经在《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中出现的Bar Moonwalk。这家酒吧已经从京都本地扩张到全日本,仅在京都木屋町就有两家连锁店。Bar Moonwalk的杀手锏是那种200至210日元一杯的鸡尾酒,价格实惠至此,再要求鸡尾酒的质量似乎就不太现实了。不如简单喝一杯,和朋友聊聊天,这也是为什么Bar Moonwalk里永远不会冷清。


夜晚的L'Escamoteur Bar看上去低调而神秘,它曾入围多个亚洲优质酒吧榜单


好在L'Escamoteur Bar很快向我展示了京都酒吧应该具有的水准。来到这里需要先走上一段陡仄的楼梯,L'Escamoteur在法语里的意思是“变戏法”,酒吧内部也布置得颇有魔法村落的感觉,酒保们一律戴着高高的礼帽,墙上也挂满了礼帽装饰。在我等位的时候,酒保自豪地向我表示,L'Escamoteur Bar不仅是京都最好的酒吧之一,在全日本也数一数二。



在尝试了一杯有浓厚蛋白泡沫的抹茶味鸡尾酒后,来自爱尔兰的酒保又为我调了一杯以Tequila为基酒的鸡尾酒,并把一小佐迷迭香放在托盘上,用喷枪点燃。我问他该如何处置这几片燃烧的干叶。“让它烧就好了。”他轻松地耸耸肩。话音落下的同时,酒中的Tequila起了作用,为我的胃带来暖意。


在L’Escamoteur Bar可以大胆尝试所有经典款鸡尾酒,但他们的特调最值得一尝



畅游京都酒吧的第二天,我选择以Owl Bar作为起点。位于河边一栋建筑的三层,Owl Bar是一家标准的日式清吧。酒保推荐以当日的新鲜水果金桔搭配酒品。


我喝到的这款以金桔作配料的鸡尾酒


对我而言,这里的酒无一例外口味过于清淡,不过造访这里的人大多看起来“醉翁之意不在酒”。蓝色的灯光在天花板投射出水母的形状,酒架上置有猫头鹰的摆件,暗暗呼应了店名。


Owl Bar里的水母投影


更重要的是,透过这里的窗户,向外望可以看到鸭川。京都夏日七夕祭时,鸭川上会亮起灯光,河畔插满“光影矮竹”,上面挂满彩色的装饰及人们祈福的卡片,LED灯光与竹子交相辉映,成为一条竹与灯的漫步路。


鸭川夜景



比起诸如春花秋叶等爱上京都的理由,因为酒而对它萌生出最初的感情,似乎听起来颇有点另类。然而在我真正来到京都之前,我对这座城市最大的好感确实来自一瓶酒,一瓶在香港盲买的“四季之美”Gin酒。融合了幽幽的茶香,混合着杜松子的气息,这瓶酒既好入口又易于调配。大概是因为这瓶酒的影响,当我在Cocktail Labo的网站上看到“Kyoto Loves Gin”的Slogan时,便马上决意前往。


nokishita711店内也是无处不在的“Kyoto Loves Gin”


Cocktail Labo是一个由京都本地调酒师Tomoiki Sekine主理的鸡尾酒品牌,旗下有两家酒吧:一家是开在京都站边的the Roots of all evil,下午三点就开门,是少有的“白日饮酒”酒吧;另一家是开在河原町的nokishita711,店内只设4个座位,至多可以容纳10个人,挂满了各种装饰。


nokishita711店面小而挂满了装饰,完全与日式的“性冷淡”风格背道而驰


很快,这家小小的nokishita711便成为我在京都的最爱。除了挂饰,店里还摆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手工Gin酒,酒单则是用废弃的广告单页印制。


印在废弃广告单页上的酒单


在我在第二次造访nokishita711的时候,我见到了主理人Tomoiki Sekine。进门之时,他刚调制完一杯花哨无比的鸡尾酒——液体被藏匿在泥土之中,表面的奥利奥碎让人有种啜饮土地之味的错觉。我选择了一杯以Bjork的电影命名的Dancer in the Dark,搭配虾味脆饼饮用,酒体为黑色。


由Sekine亲手调制的这一杯叫Soil & "Pimp" Sessions,取自一个日本爵士乐团的名字


我的这杯Dancer in the Dark,酒体的黑色来自竹炭


这里所有的鸡尾酒都以Gin酒为基酒,并拥有充满诗意的名字:人生は夢だらけ,或Fly Me to the Moon。前者是椎名林檎的歌名,后者则是Frank Sinatra的名曲。



看到这样的酒名,耳畔响起来自Nujabes的背景音乐,让人有种莞尔的心情——那是与创造者共享一点点文艺秘密的喜悦。



撰文:水母

微信编辑:黑泽泷

图片来源: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首发于微信号iloveCHAO(ilovechao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