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电子音乐联盟

井上俊之的追求,何为“均衡的动画作品”

Anitama讲道理2018-10-27 13:20:30

作者:HB

封面:《于离别之朝束起约定之花》

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摘要


井上俊之谈动画(下篇)

在上篇聊了这么久动画与实拍的区别,话题终于进入了《于离别之朝束起约定之花》的制作幕后故事。说到该片的制作现场状况,井上认为召集制作人员的情况比上述作品更加严酷,而且为了想方设法让动画达到能看的地步已经拼尽全力。

在本片中井上的原画和草原加起来一共300卡左右,除此以外,还有100多卡的layout。但井上一开始并非如此打算,最初是打算在主要制作人员参加制作之前,井上先提前一年开始作画作业,尽可能的多画layout,待到和大家汇合后再把原画作业分给他们,因此才先把四百多卡的layout画完。


画layout时井上下意识的想到,该不会要让自己把这些卡全部都画完吧。现实也和井上所想差不多,原画师完全没有选定,原画一直处于没人管的状态。于是不知从何时起,制片人堀川宪司就营造出了一种要将这400多卡全部托付给井上的氛围。


不过原画全部都让井上一个完成也是不现实的事情,最终变成了超过大半的一原由井上画,然后交给二原清稿。因为作画人员中有连二原工作经验都没有的人在,所以井上选择自己将lo和一原控制住,以此来保证作品作为电影的质量。而且也不能将难度大的复杂原画交给不熟练的新人,所以难度高的原画还是需要井上自己解决。


就算如此,还是有许多layout来不及画,于是井上只好去拜托自己的好友。也就是说井上不仅在做主要原画师的工作,还附带把制作进行的工作也做了,这一切的工作让井上产生了一种自己在救急的感觉。


无论是原画张数的低一点,还是做到勉强接受的程度,都无法做到让井上自己完全满意的画面,只是为了达到动画电影的质量而工作罢了。因此对于本作,井上觉得从动画画面本身来说,并没有设定太高的目标,只是勉勉强强OK的程度。


井上最近还意识到,与其让出色的演技和很一般的演技混杂在影片中,还不如把整部动画电影维持在一定的高质量上,做出均衡的作品。由于原画师水平不同而让作品产生“换了演员”的感觉,或许对于作品来说并不是好事。井上发现当下的日本动画业中“均衡的制作”的意识开始逐渐淡薄,相比过去一个原画师负责大量镜头的情况在减少,所以很容易暴露出前后负责的原画不是同一人。

井上以《鲁邦三世:卡里奥斯特罗城》为例,该片一共只有十六个左右的原画师,又有顶级作画监督大冢康生在,再加上监督宫崎骏对作品的控制,因此就能做到全片都让鲁邦等角色的演技生动且平衡。从这个角度来说,井上认为京都动画或许能做出接近“均衡的制作”的作品。


在采访者眼中,汤浅政明工作室的做法和京都动画正相反,他们的作品则是明显有突出强调的场面,但又能将突出的部分组合起来。井上认为这是汤浅对作品的控制,以及做出了正确判断的结果。就算有特殊的大平晋也存在,但只要留有适合大平这种类型原画发挥的地方,就算角色的演技突然暴走也会不让作品变味,这完全取决于监督对厉害的原画师的控制能力。


在《于离别之朝束起约定之花》中,井上也在做尝试靠近“均衡的制作”,但从井上的语气来看,他本人并不怎么满意。不过也确实有考虑到“均衡”的部分,这全都要归功于平松祯史的加入,让井上感到很安心。


平松作为演出和作画监督负责了故事中段离开钢铁小镇的部分,从layout阶段开始就动手修正,为提高作品品质帮了井上很大的忙。也多亏了平松的帮忙,其负责的部分井上感受到了マキア等主人公坚定的信念。


提到角色,采访者发现本次的角色与过去井上参与的真实系动画大不相同。井上自认为不擅长画其他风格的动画,但也表示自己并不挑食,甚至有机会还想尝试做萌系动画。


进入采访的最后部分,采访者让井上为读者们推荐动画演技值得一看的作品。相比于推荐作品,井上更愿意推荐动画中的场景。以实拍电影做不到为标准,井上精心选取了四个场景。


首先要推荐的是《三千里寻母记》第一话中,马可与母亲在码头离别的场景。因为马可不原谅母亲去阿根廷务工,所以一直闭口不言愤怒的低着头,不管母亲说什么马可都不为所动。直到母亲上船,父亲等人出画,听到他们在画面外送行的声音,马可仍然一动不动。整段时长大概有三分钟左右,井上表示这作为电视节目来说实在是非常大胆的演出。

在载着母亲的船起航后,马可的情感终于爆发,低着许久的头也突然抬起,画面也变成马可的正脸。在此之后马可一边追着船跑,一边叫“母亲”的镜头又变成了俯视。看到追着船跑的马可一脚踩空摔倒,井上也从镜头中感受到了疼痛。马可的母亲也心痛的喊着马可的名字,然后又对着从地上爬起来后还在追船的马可悲伤的喊叫:“别追了!”

井上认为如此直击心灵的演出,是实拍所无法做到的。实拍想要拍相同的镜头非常困难,年轻的孩子一边抬头看着母亲一边全力奔跑,还要突然的摔倒在地。不要说实拍,对于动画来说也是非常有技术挑战的镜头,因此井上猜测这一段从layout到原画都是宫崎骏一手包办。如果用实拍来做,要让演员动作中包含演出意图大概是无法实现的。马可与妈妈分别的场景,也是井上钦点的动画史上最佳场景。


第二个推荐的场景来自《未来少年柯南》第二集,爷爷死掉之后柯南化悲伤为愤怒砸石头的场景。虽然柯南发现爷爷死掉的场面也很不错,但在此之后柯南从小屋中跑到悬崖边,将地上的石头捡起再砸碎的场景则留给了井上更深的印象。


在悬崖边柯南流泪的脸变得狰狞起来,甚至还有些喜感,变成了一个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的复杂感情的场景。而后柯南的肌肉又随着搬动石头的变大而变大,直到变成四肢爬行的怪物把巨大的岩石丢入海中。

如此情感复杂的场景,稍有不慎就会变成一个故意搞笑的演出。不管多么怪力的野人,先是四足爬行奔跑,之后又举起超级夸张的石头也实在太过夸张。尽管如此夸张,宫崎骏也能将柯南的悲伤巧妙用动画巧妙的展现出来。如此震撼心理的画面,见多识广的井上也是从来没有见过。


井上进一步补充说到,《未来少年柯南》是宫崎骏与高畑勋分开后独立做监督的第一部动画,这个场景完全是宫崎骏个人喜好的如实反映,如果是高畑勋的话绝对不是做出这样夸张的演出。虽然看起来很荒诞,但却非常让人动容。


说到第三个场景,井上又将话题引回《三千里寻母记》第24话,费丽娜与马可在公园的相遇。费丽娜等人从公园路过时,马可正在公园的椅子上睡觉,就在井上感到两人就要错过时,两人因为猴子奇迹般的相遇了。被费丽娜唤醒的马可,虽然睁开了眼睛,但还是处在刚睡醒的状态,所以在与费丽娜拥抱时摔倒在地,是一个称不上体面的再相会。

如果是一个普通的演出只会做出两人紧紧抱在一起的场面。但高畑勋就稍微不同,他不喜欢戏剧性的场面,而倾向于创作非常现实的场景。当然这是一种过于理性的演出,但井上非常欣赏高畑勋演出的态度。


虽然只是个人感受,但井上从《三里寻母记》的各个地方都感受到了浪漫的高畑勋与浪漫的宫崎骏两人个性的融合,因此《三千里寻母记》也是井上眼里最好的动画,并认为今后再也不会出现《三千里寻母记》这样剧本、演出、作画达到绝妙均衡奇迹般的动画。


说到最后一个场景,井上推荐的是宫崎骏《龙猫》当中,担心母亲身体的五月,在井边哭泣的场景。井上认为五月在说话途中突然哭泣的悲伤,用实拍同样很难表现出来。到此四个场景说完,井上才发现自己一直都在说宫崎骏和高畑勋的作品。

说了很多作品,采访者最后让井上以画面为单位,再为大家介绍一个虽然简单朴素,却非常有实感的画面。井上脑海中能立马想到的画面,就是《阿尔卑斯山的少女海蒂》中烤融化芝士的名场面。


井上从画面中找不到一根多余的线条。只是有着简单的轮廓线和高光、阴影,不知为何那个芝士就是比现实的芝士看起来更美味。就算信息量被消减到极限的画面,观众还是能从动画中提取出我们所看到实物的印象,这正是动画的优势所在。能做到这一点,芝士让观众们心生感动也并不奇怪。不仅是芝士如此,其他的万事万物都是如此,这正是井上所认为的动画最重要的东西。

资料来源:別冊映画秘宝 アニメ秘宝発進準備号 オールタイム・ベスト・アニメーション


相关文章

极限的张数控制之下,搞笑演出该怎么做?

一部只有日本才能拍出的动画

鬼太郎前夜祭:在混乱之中诞生的鬼太郎

连接过去和现代,《Megalo Box》与《大和号2202》的诞生

动画与实拍的区别,动画的演技是否真逊色于实拍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