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电子音乐联盟

不成气候地聊起了Y.M.O

Tolitime2018-11-11 11:53:06


我读书少,不擅长脱离叙事来理性总结。越总结越露怯,因此科普文写得少,有限几次影评也是脱离责任感,全无考究地胡说一通。前不久,马雄写完英摇专栏问我要不要也写一篇,关于石玫瑰乐队。石玫瑰是英摇祖师爷级别的乐队,我对英摇一窍不通。我问马雄,大卫鲍伊是英摇吗?马雄说不算。我就更没兴趣了。又眼见马雄这次终于拿出了货真价实的态度,不留下点相关类似又显得我对工作任务不上心。想来想去,恰好最近翻完教授自传,顺便就聊聊YMO吧。

提到日本电子音乐始终绕不开YMOYellow Magic Orchestra),也可直译为黄色魔力乐队。YMO是日本昭和年代诞生的电子乐队,成立于1978年,成员包括坂本龙一、细野晴臣、高桥幸宏。这三人如今任何一位单拎出来,名讳都振聋发聩。

早期的日本电音发展于现代音乐,同时深受具象音乐影响。现代音乐简单点说就是去除传统的作曲技巧,玩一些片段,混响。再简单点说,很难在现代音乐中区分所谓前调高潮,它很可能就是旋律的重复叠加。而具象音乐则直接采录自然生活的真音借助电子手段来处理创作。五十年代,黛敏郎创作了日本最早的电音作品《素数の比系列による正弦波の音楽,以大众品味来谈,实验电子绝对算不上是能够令听觉舒适的音乐。(我随便挑一首,音源不好找。)

直到70年代末期YMO诞生,这次诞生对日本电音寓意重大,直接促进电音在日本的快速发展。YMO的作品将电音和流行乐巧妙融合,他们破除了电音雏形,真正带来脱离实验电子的“舒适感”。我第一次听YMO不过两年前,古早的创作放在当下仍然新颖时尚得不行,本来具体哪支作品也忘了,最近回顾了一下,应该是《Behind The Mask》,和YMO其他作品类似BTM后来发展了许多版本,但作为电音来谈,79年初版无疑是最好的。如今的日本电音多半是音乐电子,电子元素只是委身成就流行乐,市场意味浓重,拿作电音来听不算纯粹。

BTM二次收录于80年发行的《增殖》,听完整张专辑不难体会取名用意,它全面呈现了YMO多样的自我,大量收录三人的电台录音和旁白对话,并玩性大发地杂糅许多不相干的音乐元素。也许YMO在这张专辑里完成了存蓄已久各方压力的解放,因此充满了天方夜谭的趣味。我私下猜测,如果有朋友喜欢YMO最想得到的或许就是这张专辑。

:接着,细野拿出一本大概B5大小的笔记本,啪的一声打开。笔记本内画着富士山爆发的样子,上面还写有“四百万张”之类的字样。我记得还写着团体的名字“Yellow Magic Orchestra”。

按照坂本龙一的说法,YMO的成立纯属偶然,本身只当作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组乐队玩闹。谁也没想到,三人的集合恰恰激发了各自最好的创作状态。也许这就是Magic所在,不过我怀疑取名可能还和披头士的《Yellow Submarine》有些联系。回溯到成长本源,坂本龙一受古典和现代音乐影响颇深,从他后期电影配乐可以窥见。而高桥幸宏和细野晴臣的音乐体系则以爵士乐和流行乐为主。音乐体系的不同在促进新的音乐形态产生之时也激化了创作矛盾,这也YMO解散的主要原因。

:我虽然渐渐清楚自己想要创作的音乐,却怎么样也无法全照着自己的想法去做,这种情况让我觉得好累。结果我不但得面对这种乐队活动必要的基本压力,又多了一个YMO走红造成的大环境压力,两者交缠纠结,更是逐渐放大。


1983YMO正式解散,但解散前夕仍发生不少有趣的事。一是坂本龙一在1980年发行了自己的第二张个人专辑《B-2 Unit,这张先锋的电音专辑被他自己打上“反YMO的符号。置气般,将所有“绝对不会出现在YMO音乐里”的元素大量运用在创作中。二是为了报仇,高桥幸宏和细野晴臣合作完成《CUE》并以YMO的名义将它收录于1981年发行的专辑《BGM。这支作品完全没坂本龙一什么事,但在YMO巡演的时候还是被拿出来表演。由于无事可做,他只能负责打鼓。一边默默专注地打着鼓,同时心里想:这根本就是二人对我的报复。

1993年,YMO在商业和政治等外力推助下短暂“复活”,发行了《THECNODON》,不过这次合体三人都不愉快。似乎是“解散前的冲突一点都没有平息,反倒是自我意识越来越强”。直到约十年后,各自年纪大了思想觉悟也高了,索性敞开心扉互相都有了来往。YMO合体也被提上日程,没想到最后是以拍摄啤酒广告的方式实现。后来看了他们仨给百奇拍的广告宣传,真滴老不要脸...不过时隔近三十年,再面对《CUE》,教授终于不用只是打鼓了。

:最近,我们三个人的泪腺都变得越来越发达,正式表演时,眼眶都微微地湿了。


YMO早期创作延伸了德国电音乐队Kraftwerk的风格,同时加入大量实验元素。这里谈谈第一张专辑Yellow Magic Orchestra,其中作品的取名全部来自导演戈达尔的作品。虽然这张专辑销量惨淡,但不乏新颖的创作意志。纯粹咏志哀情的音乐为市场推崇,具有昭和颜色,但是否需要一支歌,需要一种音乐不带情绪地传达音乐本身呢?我想这就是YMO首张专辑的特质,极具实验趣味性。你大可说它没有感情又充满感情。这里推荐其中两支作品,Simon》和《中国女孩》。如果熟悉这三位的创作风格,其实不难猜出他们各自承担了这两支乐曲的哪些部分。

Simon》其实是挺细野晴臣的一支曲子,本质更像一支爵士乐,好听极了。而带有民族乐风格的《中国女孩》,我没查过,我猜出自坂本龙一之手。

很可惜QQ音乐没有标准的音源,许多曲子贴不上来。只能简单地聊到这里,掺杂了不少主观思考,惶恐。